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学生干部很牛逼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77




冷若磊眼神飘渺,任由莫非离轻柔的为他搓着背:“非离,最近学校里有什么事没有,没人来罗嗦吧。”
“谁敢啊。”轻轻的为他刷着光滑的背集:“自从知道了你是大少爷的弟弟后,他们都没敢过问你的事,不过还是有人不服气就是了。”
“哦?”惊讶的扬起眉:“是什么人啊?”这可有趣了,竟然还有想和自己作对,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兄长的宝贝,是老师的宠儿,他天生的魅力更征服了无数的人为他倾倒,从没有过与他抗衡之人。
“那是二年纪的刘威,也是学生会的,听说他喜欢宁无痕已经很久了,可宁无痕喜欢上了磊少爷,所以。”
“是吗?”若磊有趣的笑了:“那我可得好好安排一下,别让他失望啊。”
莫非离不敢作声,只静静的做着手中的事,却不防冷若磊一把把他扯入水中,黑色的运动服被水给浸湿了,紧紧的包裹着他完美的身躯。
“过来。”若磊伸出手,看着那个俊秀的少年走近自己。
伸手轻捏着他光滑的耳垂:“小非儿,有子杰的消息吗?”
“磊少爷,范子杰自从到了美国之后就一直深居简出,一心一意的要在机械上超越里,他已经被教授称为继你之后最强的学生。”
“果然是我挑中的人,只要他够能力,那么他想要的,我就会为他实现。”唇上始终浮着一个奇异的微笑。
莫非离怔怔的看着若磊,乌黑的长发飘散在水中,映托着他莹白的肌肤更显得惑乱人心,天使般无邪的脸上永远带着温暖的笑容,令人象飞蛾一般明知是死,也前仆后继的向火中投身而来,痴痴的看着冷若磊那轻灵的容颜,丝毫也没发现自己身上的湿衣已经被磊少爷用刀轻巧的划开。
“真美啊!”一声由衷的赞叹令莫非离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浑身已经一丝不挂。他羞赧的低下头:“磊少爷。”
冷若磊丢下手中的小刀,把他揽在怀里,手沿着那黢黑结实的躯体一路抚摩了下去:“真是好美。”
“是吗?可我觉得磊少爷的身体是最美的。”他由衷的说道。磊少爷的身体莹白无暇,没有一丝伤痕,也没有任何的斑点,就象上帝用最纯净的白玉雕刻出来的一件工艺品,而自己呢?却是黢黑粗糙的,长年的习武早就让身上添了无数细碎的疤痕,只能算是结实,哪配磊少爷说个美字啊。
“我知道我很美啊,不过你也不错啊。”冷若磊笑道,手下蓦的一使力,猛的扭住他肩头的一块肉,好痛,莫非离扭曲了脸,却不敢痛呼出来。
“是吗?可我觉得磊少爷的身体是最美的。”他由衷的说道。磊少爷的身体莹白无暇,没有一丝伤痕,也没有任何的斑点,就象上帝用最纯净的白玉雕刻出来的一件工艺品,而自己呢?却是黢黑粗糙的,长年的习武早就让身上添了无数细碎的疤痕,只能算是结实,哪配磊少爷说个美字啊。
“我知道我很美啊,不过你也不错啊。”冷若磊笑道,手下蓦的一使力,猛的扭住他肩头的一块肉,好痛,莫非离扭曲了脸,却不敢痛呼出来。
“很痛吗?”冷若磊的声音温润如水。
“是很痛啊。”不敢说谎,莫非离乖乖的说出自己的感受。
轻轻的松开手,冷若磊邪气的一笑,在他肩头温柔的烙下一吻:“现在呢?现在还痛吗?”
他的声音充满蛊惑。
莫非离神思恍惚:“不痛了。”
冷若磊冷淡的看着他,在水雾袅绕里的莫非离别有一番风情,秋水一般的双眸,挺秀的鼻子,富有弹性的肌肤,在在显示出一种另类的魅力。
冷若磊身手把他搂进怀里,狂热的吻住了他的唇,感受到磊少爷难得的热情,莫非离昂起头承接冷若磊难得的雨露。
从冷若磊的唇上传来的不是什么爱抚,反而似带着一些惩戒,毫不怜惜的狂猛的吮吸着他的唇,
不知道磊少爷的不满从何而来,莫非离任由他吻着,身上的火焰开始悄悄燃烧,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抱紧冷若磊的腰,口里逸出动人的呻吟声,交换口水时淫糜的声音令莫非离羞红了脸。
不知过了多久,冷若磊终于放开了他,莫非离象一滩水似的滩软在冷若磊的怀里 。神智恍惚
冷若磊有些烦躁的站起身来,没有打算要碰莫非离的,没想到会有计算之外是情况发生,虽然莫非离表现得温顺可人,但是自己是绝对不会容许那样的事再次发生的,只是,要毁了莫非离吗?再要训练出一个可信任的人选不知道又要多久了,该怎么办呢?
莫非离怔怔的看着冷若磊:“磊少爷,你还要沐浴吗?”
本能的察觉了冷若磊烦躁的情绪,可他不敢多问,
“来吧。”冷若磊甩了甩头,静静的让莫非离伺候着他。
趴在宽大的水床上,冷若磊仍然伤神着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把失控的事导回来原本的轨道上来,门却被吱的一声推开:“磊儿,在做什么?”
“大哥!”他跳下床,一头扑向冷无双的怀抱:“你怎么会来我这儿,不去玩你的玩具了吗?”
“他只是一个玩具而已。”冷无双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莫非离也一样,别为了他乱了心思,我知道他们都有着足够的优秀,可正因为这样,我们更不能放松警惕。”
“我明白了,大哥。”冷若磊展颜一笑:“大哥,你有什么安排咯吗?”
“我明天就要回去了,我还是放不下书儿啊。”冷无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绝对不会容许有人能够伤害我爱的人。”
冷若磊沉默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那就这样了。来,好好谁一觉吧,明天回去,你又睡不成了。”
一等冷无双上床,他就窝进他的怀里:“对了大哥,明天带一点药走,我最近尝试了一种新发明,应该可以对你有帮助的。”
冷无双笑着揉了揉他的发:“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带走的,乖,好好睡啊。”
冷若磊眉宇间的忧愁反而加深了,大哥啊,大哥,我要怎样才能让你开开心心的呢?我一定不会让任何的忧愁爬上你的眉宇,我也一定要治好你的病,哪怕要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一等冷无双上床,他就窝进他的怀里:“对了大哥,明天带一点药走,我最近尝试了一种新发明,应该可以对你有帮助的。”
冷无双笑着揉了揉他的发:“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带走的,乖,好好睡啊。”
冷若磊眉宇间的忧愁反而加深了,大哥啊,大哥,我要怎样才能让你开开心心的呢?我一定不会让任何的忧愁爬上你的眉宇,我也一定要治好你的病,哪怕要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伸手抱住冷无双,把头深深的埋在冷无双的怀里,轻轻的吟唱着一种莫名的语言,象是温柔的祭歌,又象是古老的咒语。
一种莫名的张力弥漫在室内,莫非离和莫非烟感动的看着这一切,许久都没有开口:“非离,你学会伺候磊少爷了吗?”
莫非离惊讶的看着非烟:“我们不是已经接受过训练了吗?”
“不,那还不够。”莫非烟凝重的说道:“我们所跟随的主子都非常人,光靠训练所教的那些是远远不够的,你要多学着点。”
“可我看磊少爷并不是那样挑剔的人啊。”莫非离忍不住反驳道。
“我的话就只有这些了,想不想听,随你。”莫非烟并不打算多说,只是冷冷的起身离开,他可不想干扰大少爷难得的好眠。
虽然倍觉疑惑,可莫非离也不敢打扰这一室的清净,跟在非烟后面就离开了。

扬扬手中的成绩单,冷若磊甜甜的笑道:“无痕,你好象输了哦。”
“是吗?”正盯着自己接近满分的成绩自喜的宁无痕闻言忙抢过冷若磊的成绩单,一瞥之下,不由得傻了眼,不可置信的嚷道:“满分,你,你,你,你居然考了满分!”
他的大嗓门立刻引来了同学的注意,纷纷围了过来:“真的吗?若磊,你真的考了满分吗?不可能吧,还没听说过谁连语文也可以考满分的啊。”
冷若磊只是微笑不语。眼光穿过人群,落到宁无痕身上。
宁无痕一笑,这么优秀的人啊,我心甘情愿的败在你的手下,你太优秀了,我爱你,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
:“无痕,晚上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啊?”冷若磊凑近宁无痕身边问道。
“没问题啊,你要看什么?”宁无痕开心的问,心里满怀喜悦,终于可以与你在一起,就算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我也愿意啊。
在电影院前,宁无痕笑道:“若磊,听说这部无怨无悔很不错,我们就看这个好不好啊?”
“随便你啊。”冷若磊说得大方,心里却忍不住偷笑,他早就看过这部无怨无悔了,一部激烈的GAY片子,全真上阵,这下,正好可以吃掉这个可爱的无痕呢。
电影才一放映,宁无痕便后悔了,从超大的荧幕上传来的阵阵呻吟声令他坐立不安。
“没想到无痕还喜欢看这种片子。”冷若磊轻笑着在他耳边吹气。
“我没有,我不知道这是。”宁无痕徒劳无功的解释着。
“是吗?”冷若磊摆明了不信。
不知道该说什么,宁无痕急得死死的咬住下唇,恨不得自己没说过那样愚蠢的话,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被人凌空抱起,放到了一个温热的大腿上:“若磊你,他惊讶至极。”
看看荧幕上的激情,若磊笑着在他耳边说道:“无痕,你既然带我来了这儿,你挑起的火,你可得负责。”
宁无痕刚想问究竟要负什么责,身后传来的火热已经令他在那一瞬间明白了。
瞬时红了脸,他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若磊,你放开我。”柔软的声音仿佛是春药般刺激着若磊的欲望。
他恶意的的轻弹了一下无痕已经坚硬的欲望,宁无痕不能控制的呜咽出来:“若磊,这儿好吗?”
“只要你不能反对就好。”心不在焉的的吻了他一下,冷若磊挑开了他的皮带,开始脱下他的牛仔裤。
宁无痕僵着身子一动不动,他不知道该怎样做才对,只能任凭若磊在他身上为所欲为。
若磊伸手探进他的衣底,熟练的找到了那两粒小樱桃,温柔的爱抚着。
下身蓦地一凉,无痕差点尖叫出来,又急急的咬住了下唇,不敢叫出声来,感觉到无痕的羞涩,冷若磊冷酷的笑了,如果让这样一个洁身自好的少年在这样的公众场合放声浪叫的话,一定会很有成就感。
不急着占有宁无痕,反而耐心的挑逗着他的情欲,
宁无痕觉得自己好难过,胸口的花蕾早就因暴露在空气里而微微挺立了起来,而下身只是感受到若磊爱抚的眼光就不由自主的坚硬了起来。
冷若磊毫不在意的将手指探入他身后的密穴里,无痕忍不住尖叫一声,随即又死死咬住了唇。
“别绷那么紧,会痛的。”冷若磊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宁无痕试图放松自己,却发现怎么也没有办法改变。
“乖,把一切都交给我吧。”冷若磊的声音清淡若水,宁无痕着迷的想着。
一指,两指,三指,
逐渐被充实的后庭起了一阵阵的骚动,仿佛在渴望着什么。
宁无痕偏过头去,试图把身后的人儿看得更清楚一些。黑暗的光线里他什么也看不清楚。
从身后传来的渴望愈来愈强烈了,他不由得呢喃出声:“若磊,我要,我要。”
“你要什么啊?”冷若磊耐心的诱导着。
“我要你啊。”他终于忍不住低泣了出来。
不是很满意他的答案,冷若磊道:“说,说我要你,我是属于你,求我进来,来,求我就可以了。”
努力睁大迷蒙的眼,他哀哀的乞求着:“若磊,我是属于你的,~~~~~求你~~~~~~求你进来吧。”
听到那张嫣红的唇终于吐出了自己要的答案,冷若磊终于一挺身,进入那渴望已久的密穴里。
虽然经过了手指的开发,可冷若磊的硕大仍不是无痕可以容纳的。无痕痛呼出声,在寂静的放映厅里分外清楚。
狂猛的上下抽送着,在最初的痛楚之后,强烈的快感迅速席卷了他的全身,媚人的呻吟声开始从他的口中不断逸出,回荡在整个电影厅里,与荧幕里传来的声音交织成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冷若磊终于在他体内释放了,感觉在那暖暖的液体一下子在体内爆发出来
狂猛的上下抽送著,在最初的痛楚之後,强烈的快感迅速席卷了他的全身,媚人的呻吟声开始从他的口中不断逸出,回荡在整个电影厅里,与荧幕里传来的声音交织成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冷若磊终於在他体内释放了,感觉到那暖暖的液体一下子在体内爆发出来,无痕忍不住尖叫出声。
此刻荧幕上刚好打出谢幕两个大字,淫荡的呻吟声在寂静的电影院分外响亮,发觉自己做了什麽,宁无痕忙咬住下唇,不敢相信那样淫荡的声音会是出自他的口里。
电影院里的灯光亮了起来,宁无痕羞窘至极,不知该作何反映。冷若磊慢条斯理的拉下他的T恤衫,故意的重重冲刺了一下,宁无痕咬紧牙关,不敢叫出声来:“若磊,不要再继续了好不好?”那双小鹿般的大眼里满是惊慌。
怜惜地吻了吻他的脸道:“好的,无痕,把过,你确定是现在吗?”若磊暧昧的视线扫了正向外走去的人流。
刷地一下红了脸:“若磊,不要这样啦。”
人流渐渐的散去,冷若磊这才把分身抽出无痕的体内,小心的为他锸净下身,轻悄的为他穿上长裤:“走吧,无痕,回去了。”
无痕立起身,只觉得腿一软就蹲了下去,冷若磊一笑就把他搂在怀里,半扶半抱的把他扶出电影院里。
回到宿舍,莫非离立刻迎了上来:“磊少爷。”
“准备一点消夜,还有,给我把放水。”冷若磊吩咐道。
一旁的宁无痕瞪大眼,奇怪极了:“若磊,你和莫非离究竟是什麽关系啊?”
冷若磊闻言笑了开来:“怎麽,我可爱的无痕是吃醋了吗?人家和他是情人关系啦。”
只觉得如坠冰窑,宁无痕心里发寒:“你已经有了情人了,为什麽还要招惹我?”毫不掩饰自己的痛苦,宁无痕怒瞪著他道:“你竟然,竟然还在那种地方这样侮辱我,玩弄我你很开心吗?”
冷若磊嘟起嘴,天使般的容颜满是无辜:“我哪有啦,人家只不过好喜欢无痕而已啊。无痕就这麽凶我。”
宁无痕忍不住低嚷:“你还在说,你如此玩弄我究竟想做什麽?”泪,悄悄滑落,最令他痛苦的不是冷若磊另有情人,而是自己居然那麽淫荡到在电影院和一个男人做爱,而这个男人甚至根本就只是玩弄自己,而被这样对待的他竟然没有办法恨他。
一把将他拽到自己怀里:“我的好无痕,真的生气了吗?不要了啦,来,亲一个。”说著低头吻上了无痕嫣红的唇。
长长的一吻结束,冷若磊放开他:“无痕,别闹了,去洗个澡,吃点东西再来谈吧。”
恨恨的瞪著冷若磊,无痕终究还是不甘愿的走进浴室:“冷若磊,我不会放过你的。”
“磊少爷,你为什麽要这样对他呢?”莫非离好奇的问道。
“不然你说怎麽办?”冷若磊星眼微殇:“让他早点接受总比他以後发现来得强,现在就看他有什麽反映了,无痕,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片刻,一身清爽的宁无痕就出现在他面前:“若磊,正好非离也在,我们就把话说清楚吧!你究竟有什麽打算。”
莫非离几乎立刻说道:“我的绝对不会离开磊少爷的,不管怎麽样都不会。”
“是吗?”宁无痕冷笑,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滴血:“那如果是若磊不要你了呢?你还会跟在他身边吗?”
“我会啊,只要能让我看到磊少爷就好了。”莫非离的答案无疑是火上浇油。
宁无痕疲倦的揉了揉眉心:“若磊,你说呢?”
“我啊,当然是两个都要了。”他双臂一展,把莫非离和无痕一起揽入怀里。
无痕一把推开冷若磊:“你别想,我和莫非离,你只能有一个,我可以不在乎你以前的风流韵事,但是,你别想我会让你左拥右抱。”说著他起身就走。
冷若磊没有拦他,只是充满兴味的看著他愤怒里卡的步伐:“小非儿啊,你说,我能让他接受这个现实,乖乖的成为我的情人吗?”
“磊少爷魅力无穷,宁无痕一定逃不出磊少爷的掌心的。”莫非离衷心的说道:“磊少爷,下午有份急报,你先看看吧。”
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慵懒的神情却在看到急报的内容後完全变了,手死死的握紧。

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慵懒的神情却在看到急报的内容後完全变了,手死死的握紧。
“该死啊,想动我大哥的主意,先掂掂他有几个脑袋再说吧。”嗜血的笑容浮现在他天使般无暇的脸上,不仅不会让人觉得不协调,反而更有著一种凄的美丽:“非离,立刻给我查清楚圣圻是怎麽回 事?我要他们的全部资料,还不快去。”
冰寒著一张脸,冷若磊沈吟著,该死的圣圻,若敢伤了大哥一丝毫发,我要你们全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磊儿最乖了,哥哥疼哦。”
“磊儿做的啊,真棒。”
“磊儿,你想要这个吗?拿去吧。”
“不,我不许你碰磊儿,你给我放手。”
“要做什麽我奉陪就是了,不许你打磊儿的主意。”
磊儿..................
磊儿..................
磊儿..................
记忆里全是大哥温柔的呵护,那一声声的磊儿,似乎已经熔进了彼此的血脉里,这一生,我只爱你,不管将来怎麽样,大哥,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想要害你,除非我死。
打开电脑,轻松的破解一关又一关的密码:“怎麽会是这样?这不可能啊。”奇怪的看著电脑荧幕上所透露出的讯息,冷若磊奇怪极了,略为沈吟了一下,他拿起电话:“大哥吗?我有事找你啦。”
“大哥,以前我们家有没有什麽仇人?”窝在冷无双的怀里,若磊一脸的笑容。
“为什麽突然关心起这个来了?我记得你对这些好象都不感兴趣啊。”轻抚著若磊长长的发,冷无双笑问。
“大哥,你别管啦,告诉我好不好嘛。”若磊嘟起嘴,拉著无双的衣袖晃啊晃:“大哥,人家要知道啦。”
没辙的轻敲了他一记:“调皮鬼,就会扭著大哥,还这麽长不大。”
什麽嘛,若磊不满的瞪著他,我早就是大人了。
没发现若磊的满,冷无双的思绪早就飞到了十三年前:“磊儿啊,我们家虽是以商为本,可祖先高傲的性子却已经在我们身上扎了根,当然也就少不了什麽得罪人的事,可由於有祖传的秘方,可以炮制出忠心耿耿的影来,所以很少真正遇见对手。在你两岁那年,我遇见了第一个对手,柳圻。”
“那圣圻集团有柳圻有没有什麽关系啊?”若磊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我不太清楚,我遇见他的时候他才十四岁,这麽多年过去了,他想必也能闯出一片天地来了吧。”爱怜的理著他的长发,冷无双满是宠溺的说道。
“是吗?他是不是很喜欢你啊?”若磊追问。
差点没被水给呛死,无双一边拍著胸口,一边怒道:“小鬼,在说什麽呢?小心我揍你哦。”
若磊皱起眉:“大哥,我是问真的拉,你告诉我啦。”温柔的眼神里带著令人难以抗拒的光芒。
“柳圻当初疯狂的爱上了我,可是当时莫怜怎肯让他接触到我,他最後还是无功而返。怎麽,柳圻有什麽动作吗?”敏锐的目光早就看出了若磊苦心追问的原因。
“对啊。”冷若磊大大方方的道:“我的手下送来急报,说了圣圻集团布下天罗地网,要绑架你。”
先是一楞,冷无双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好个柳圻啊,亏他想得出来,磊儿,告诉大哥,你要怎样对付他。”
在他的怀里磨蹭著:“大哥,贺书颖有了影煞,加上你手上的寰宇,足以和圣圻匹敌,就不用我多事了吧。”
亲昵的捏著若磊挺秀的鼻尖:“磊儿乖哦,你就去玩玩吧,我知道你喜欢这些的。”
“才不要。”很任性的拒绝:“大哥就只会把贺书颖藏得严严的,都不疼磊儿啦,磊儿才不要去做苦工。”
“好好好。”带著无奈的笑意,冷无双宠溺的道:“磊儿不喜欢做就不做,可别把我的宝贝磊儿累坏了哦。”
宠爱的吻轻轻的落在他的发上,满是宠溺和眷恋。冷若磊抬起头来,启唇欲语,却不经意的刷上了冷无双的唇瓣。
清澄的眸子对上那深黯的眸子,一时间相对无言。
“磊儿,我.......。”无双抓了抓头发,不知该说什麽好,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麽回事,在看见贺书颖的时候,他的确是全心爱著贺书颖的,只是当他一见著磊儿,自己这个最最宝贝的弟弟时,那份深情却总要跑到他的身上去。
“坏大哥,你要亲就亲啦,都不给人家说一声。”清朗的声音很快打破了那寂静:“这样亲是不够的哦,要这样才行哦。”
唇印著唇,舌缠著舌,眼对著眼,那激烈缠绵的一吻终告结束:“磊儿,为什麽?”
“不为什麽啊,我喜欢你啊,大哥。”温柔的声音不急不缓的说著,仿佛诉说著那难言的情思。
一把搂住若磊:“磊儿,你可不要玩火,小心引火烧身啊。”
“我没有玩火啦。”若磊不满的撇嘴:“我知道我 在做什麽啊,反正大哥会宠我的嘛。”
自己是不是把磊儿给宠坏了,为什麽他总是这麽顽皮?让自己几乎要唱早生华发了。
“磊儿。”低低的叫喊声中没有怒气,反而带著无言的宠溺:“你不想直接对上柳圻是不是?”
“知我者大哥也。”冷若磊笑嘻嘻的说道:“大哥也不打算我去吧。”
“当然了。”无双坚决的道:“我知道磊儿了你智慧无双,可是你却身子薄弱,怎能对上那样一群悍然的打手。”何况你是我最爱的宝贝,我不能让你有事。
最爱的宝贝,什麽时候,自己居然如此给磊儿这样定位?
“知我者大哥也。”冷若磊笑嘻嘻的说道:“大哥也不打算我去吧。”
“当然了。”无双坚决的道:“我知道磊儿了你智慧无双,可是你却身子薄弱,怎能对上那样一群悍然的打手。”何况你是我最爱的宝贝,我不能让你有事。
最爱的宝贝,什麽时候,自己居然如此给磊儿这样定位?
被自己的想法吓出一身冷汗,冷无双心里也满是疑惑,我爱的不是书儿吗?为什麽我常常觉得我所爱的应该是磊儿呢?该不会是,冷无双眯起眼:“磊儿啊。”
“什麽?”若磊抬起头,脸蛋红扑扑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吻一下。
无双想著,也就真的吻了下去:“乖磊儿啊,告诉我你有没有在我身上用催眠啊?”
刚刚陷入激情的若磊一震:“大哥,你说什麽呢?我怎麽会对你催眠呢?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嘛。”
那倒是,磊儿怎麽可能会和自己作对,他是最乖的孩子了。“大哥,你在想什麽啊?”
“没什麽啦。”随性的揉了揉他的发:“磊儿,你最近瘦了好多,怎麽回事啊?”
调皮的吐了吐舌:“大哥,人家最近都好忙的。”
“莫非离没有把你伺候好吗?”冰寒的声音十分冷酷:“能把他交给我一段时间吗?”
“我知道你要干什麽?”若磊盈然一笑:“到你手上,莫非离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不过,谁叫你是我最爱最爱的大哥呢?”
忍不住再吻了若磊一下:“小调皮鬼。”
回到自己的宿舍冷若磊立刻吩咐道:“我要你查的资料查出来了吗?圣圻集团究竟派了什麽人来?”
“回磊少爷,是范子杰。”莫非离恭敬的说道。
“什麽?他回来了。”冷若磊轻蔑的一笑:“那我可真要看看他究竟成成长到了什麽地步,能不能和我一较高低。”
“那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