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红杏墙外(四)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689




一个星期后,孙萍早已出差回来,而陈风也和孙萍在同一天夜里,也出差回
家。
  这一天,孙萍回来得比陈风还要晚。一个人在家炒菜的陈风,忽然听到门铃
声响起。他不由减慢炉火,快步向客厅外走去。
  在门口上一看,是个快递员。陈风便打开了门,那年轻的快递员便问道:
「请问这是孙萍小姐住的地方吧?」
  「哦,她是我老婆,请问有什么事?」
  听罢,那快递员将手中一份薄薄的物件递给他道:「哦,这是孙萍小姐的快
件,麻烦请签个字。」
  陈风拿过一看,上面无论是住址还是姓名电话,全都是他老婆的。当下陈风
便迅快地签好了名,然后把单还给快递员。
  关好了门,陈风不由疑惑道:「居然没有寄件人的姓名和地址,真是奇怪。」
  陈风拿了一把剪刀,缓缓地将这不过半张A4纸大小的封袋剪开。然而剪了
一半,鼻子却闻到一股东西烧焦的味道,不由大叫:「糟糕,菜烧焦了。」
  连忙把这份快件放到了客厅的桌子上,往厨房奔去。果然,到了厨房,锅里
的青菜都焦了。
  没一会儿,孙萍回来了。她第一时间便闻到了这股令人无语的气味。
  「你呀,炒了这么多年的菜,还会有炒焦的一天?」
  面对娇妻的取笑,陈风回答道:「还不是替你去签份快件给害的。对了,那
快件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你自己去拿吧。」
  「快件?」孙萍旋即疑惑起来,她没有什么快件呀。
  孙萍很快将之拆了出来,却不由一愣,是张dvd光盘。
  来到卧室里,将衣服换下后,孙萍开了电脑,将这张光盘放入光驱里。趁着
离吃饭还有一点儿空档,看看这张光盘里装的是什么。
  随着电脑播放器的打开,忽然间,孙萍娇躯剧颤。
  她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播放软件上,自己和方成生两个人相拥着走进酒店的
豪华套间里。看了不到两秒,她神色仓皇地将眼前的播放器关掉是。随即从光驱
中取出光盘,将其装进一个黑塑料袋里,扔到了垃圾桶里。
  孙萍神色间充满了不安,刚才若是这张光盘被她老公看见,那后果……她不
敢想下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与公司总经理幽会的事情,会被人录下来。孙萍已经不敢想
像,若是被她老公看见,这个看似幸福的家,瞬间将会支离破碎。
  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此刻的孙萍,犹如一只惊弓之鸟,却想不出任何办
法来。她忽然瞥见寄来的快件封袋里头,还放着一小张纸条,孙萍慌忙地拿起来
看,上面写着:不想让你的丈夫知道,就在三天后到这个地址来。
  孙萍脑袋一轰,瞬间失神。
  她将这张纸条收起,到了浴室里洗了洗脸,这才强自按下心中的不安,与丈
夫一同吃着晚饭。
  陈风看出孙萍的脸色很不对劲,担心地问道:「萍儿,你的脸色看起来很差
呢,没事吧?」
  「啊……没事,可能是最近工作忙,太累了,没事的。」孙萍慌忙回答道。
  陈风握了握她的手,随即夹了道菜给她道:「这是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多
吃点。」
  看着丈夫依旧这么关心自己,孙萍忽而感到非常愧疚。直至此刻她才发觉,
原来自己还是很爱丈夫的。自己与方成生的婚外情,或许真是错了。
  第二天,孙萍的公司里。方成生听罢孙萍的话后,脸色铁青道:「混帐家伙,
竟然在酒店的套房里安装了监控。」被别人偷拍到他倒是不在意,而是介意孙萍
天使般的娇躯被其他人看到了,他心有不甘。
  孙萍很是担心地说道:「怎么办?要是被那人把这些录像公布出去,让我丈
夫看到了,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在这上了锁的总经理室里,方成生很自然地将孙萍的细腰揽住,道:「其实,
这也不是坏事,你答应过我要离开你丈夫,与我双宿双飞的,这事或许是个契机
呢。」
  孙萍的脸色一僵,道:「这……还是过一些时间再说吧。我怕这个时候让我
丈夫知道,他受不了这个打击。」
  方成生的手伸向了孙萍穿着套裙的臀部,摸索着道:「怎么,你还爱着他呀?」
  「人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若说不爱,那是假的。」感受到臀部忽然传来的大
力,孙萍娇羞地说道:「你讨厌,明明知道我对你的爱已经超过我丈夫了,还不
满足。」
  旋即神色一黯:「但那个寄光盘来的人……」
  方成生拍拍胸脯:「放心吧,你未来老公我的人脉还是不少的,我保证这人
以后永远也不敢来打扰我们。」
  听到方成生的保证,孙萍登时放下心来。看到方成生忽然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孙萍娇媚一瞪:「干什么呀。」
  「你说呢?」方成生目光如火地反问道。
  孙萍摇头道:「不行,你忘了这里是公司了。外面随时有人进来的。」
  方成生嘿嘿一笑,道:「我又没说要在这里和你做爱。」
  孙萍一愣,道:「那你想干什么?」很快的,孙萍便知道方成生想干什么了。
  孙萍蹲在方成生的面前,一条修长的左腿往后屈伸,右腿则半蹲着。方成生
则坐在一张舒适的真皮椅上,胯下的西装拉链已经拉开,一根粗度一般,但却很
长的黝黑阴茎从拉链的空档中伸了出来。
  此刻孙萍涂着薄薄口红的小嘴,正含着方成生的阴茎,徐徐作上下起伏地吸
吮。而方成生则不断喘着粗气,发出了一声声细微的「哈哈哈」声响。
  「萍儿的口交技巧真是越来越好了,哈……哈……你夜里帮你丈夫这么做时,
他肯定爽上天了吧。」
  孙萍将口中的阴茎吐了出来,白了眼前这家伙一眼:「我可是从来都没帮我
丈夫口交过呢,便宜你这家伙了。」说完,孙萍拍了拍方成生坐在椅子上,挺出
来的啤酒肚道:「你呀,该去减肥了,前几天晚上我都快被你压得喘不过气了。」
  方成生兴奋得把下身往前挺了挺,孙萍的小嘴立时塞得吞不下,唔唔了几声,
方成生这才喘着粗气说道:「就算你肯,我估计你丈夫也受不了这种刺激。」说
完,又往前挺动了几下,完全把孙萍的小嘴当成她下面的嘴了。
  孙萍唔了几声,吐出了阴茎。方成生正舒服得紧,忽然间下身凉凉的,不由
纳闷道:「你怎么停下来?」
  孙萍白了他一眼,一只柔嫩的小手抚上他的阴茎,轻轻套弄着:「等一下啦,
穿着鞋子蹲着好难受。」
  另一只小手则往后伸去,把左脚上的白色高跟鞋脱了下去,紧接着换了一个
姿势,这才把另外右脚上的高跟鞋脱掉。一对包裹在肉色丝袜里的娇嫩小脚则半
蹲着,又开始用嘴帮方成生口交。
  看着孙萍如雪般的瓜子脸,娇羞含情地吞吐着自己这根黝黑的阴茎,方成生
只觉得无比的刺激,不一会儿,阴茎已经暴涨到了即将射精的程度。
  孙萍只觉吞吐间,嘴里的阴茎越来越硬,而方成生的呼吸也越发的急促,知
晓得他已经快到射精的边缘了。不由心中奇怪,平日里帮他口交,哪一次不是吞
个十多分钟都像没事人一样,这次怎么连五分钟都不到,就要射了呢。
  「啊……啊……快射了……快射了……」
  孙萍顿时一惊,樱桃小嘴离开了方成生的阴茎,轻声说道:「可不能射在我
嘴里。」说完快速用手套弄起来,不留给方成生半点喘气机会。
  终于,感觉到手中的阴茎开始不断地跳动,一股股黏稠的精液便射在孙萍白
皙的小手中。
  「还不快拿纸巾过来。」孙萍站起身来,掌心向上扶着方成生射出来的精液,
向面前滩在经理椅上喘气的方成生说道。
  忽然间,敲门声传入了两人的耳朵,孙萍和方成生顿时一惊。后者连忙从办
公桌上抽出纸巾,递给了孙萍。
  干净整洁的地板上,一双蝴蝶结白色高跟鞋相当显眼,孙萍则示意他赶紧帮
她穿上鞋子,自己则连忙擦干净手中的精液。
  当方成生的手握上孙萍柔嫩的小脚时,细腻的触感让他流连忘返。直至孙萍
轻轻踩了他一下后,这才握着她的性感小脚穿上鞋子。
  整理好一切后,孙萍便过去开门。来人是公司新来的一名策划员,见是孙萍
开的门,他恭敬地打了个招呼,才走了进去。
  孙萍侧在一旁,翻看着手中的文件。那名策划员虽面向着方成生,但偶尔间
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往一旁的孙萍移去。其实不止他,其余几名刚进公司的男职
员,每一位见到孙萍,表面上都会对其恭敬无比,暗地里却总是不由地偷看。
  身为男人的方成生,对此相当理解。毕竟就连见惯美女的他,在第一次见到
孙萍时,也感到万分惊艳,更别提这群不过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了。
  再加上,孙萍一旦来到了公司,涉及公事之时,总会给人一种精干的感觉。
因此一些资历较浅的员工,面对她总是显得拘谨。
  待这名策划员走后,并轻轻掩上了门,孙萍才走到方成生的身边,在他脸上
亲了一口,这才款款走出了经理室。
  到了第三天,也就是那张纸条上所写的日子,方成生已经带了八个人,坐上
一辆白色的无牌面包车,停靠在距离目标不过三十多米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着。
  「方哥,已经快半个小时了,那块路牌下还是连个鬼影都没有。」坐在方成
生的身旁,一个戴着黑色眼镜的男人开口了。
  「别急,我这是提前半个小时到这的,再等一会。事情办完了,不会亏待你
们的。」
  眼镜男顿时笑了:「方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现在是晚上七点,
那人再不来,待会这条路怕是人会更多。到时候咱动手怕是有些麻烦。」
  方成生轻笑:「没关系,我老爸和市公安局局长是老朋友,况且这次只是让
你们抓个人,那人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这时后面有人开口了:「方哥,你看,是不是那人?」
  闻言,方成生不由把目光投往前方路牌下,不断东张西望的一个高大青年。
说实话,方成生也不能肯定那人是不是,而身后的几人则开始催促要动手,不然
就太晚了。
  方成生连忙摆手道:「等一下,先看看对方有没有带人来,如果他们带人来
了,就要另作打算。」
  过了一会儿,那个还在路牌下东张西望,而确定周围没有多少行人,而对方
没有同伙时,方成生下令一声,车子立时往前方快速开去。车门打开,八个人蜂
涌而上。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妈的……敢打我!」
  「可恶……放开我。」
  「呜……你们……想干什么?」
  短短两分钟,身高超一米八的林虎,虽是力气过人,但也架不过八个人的围
攻。不到片刻,便被揍得鼻青脸肿。接着硬被拖进了面包车。
  车子一路行驶,开往了城外。这时林虎露出了一脸惊惧之色,惶恐地叫道:
「你们别杀我,我没钱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货车司机,真的没钱给你们。」
  这话一出,方成生顿时愣住了。难不成,他搞错了?
  方成生坐在副驾上,向身旁的眼镜男打了一个眼色。后者立时向身后的同伴
打了一个手势,一个男青年便将林虎的衣领提了起来,吼道:「你他妈的,叫什
么名字,在那路牌下干什么?」
  林虎一脸淤青,惊惧地回答道:「我……我叫黄安,是个货车司机。一群朋
友今晚约我去……去喝酒。我便到那地方等了,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男青年立时给了他一巴掌,啪的一声,吼道:「操,还敢说谎。」
  林虎的脸上传来了剧痛,求饶道:「我说,别打我。其实我跟一群朋友…
…是相约去叫小姐的,不是去喝酒。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去找个小姐也有错
么?」
  方成生回过头来,向身后几人说道:「抓错人了,放他走吧。」
  车子往城里开去,林虎手中握着两张方成生扔给他的红色钞票,眼中闪过怨
毒无比的神色,静静地看着面包车从远处消失。走了好一会儿,林虎才拦了一辆
经过的客车,回家而去。
  「方成生,给我记着!」
  待第二天,当孙萍问起的时候,方成生遗憾地回答:「抓错人了,昨天那家
伙根本没去。」
  孙萍脸上一惊:「那怎办才好,那人知我昨天没去,他会不会……」
  方成生安慰道:「放心吧,无论如何,我也会揪出那家伙的。同时,也不会
让他作出伤害你的事情来的。」
  看着孙萍略带忧色地离开,方成生紧握了拳头。任何人,都不能把孙萍从他
身边抢走,谁都不行,包括她的丈夫陈风。就快了,方成生可以感觉出,孙萍与
她丈夫离婚的日子,应该不会太久远了,他忽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孙萍时的情
景,那惊艳的感觉依旧历历在目。
  …………
  四个月前……
  「方表哥,你前天不是说要约一个女网友出来的么?人见到了吧,有没有把
她拉到床上去?」一个染着黄色头发,一边耳朵上戴着耳环的男青年,向身旁的
方成生开口询问。
  黄毛青年这话一出,他身旁的几个朋友顿时露出了倾听之色。
  「表哥,你倒是说呀。瞧你笑得这么淫荡,估计那女网友被你上了吧?」
  方成生哈哈一笑,道:「这回你猜错了,别说上床了,整整半小时的约会时
间,我连碰她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身边几个一起喝酒的朋友立时夸张叫道:「不会吧,咱方哥有车有房有地位,
怎会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
  方成生露出了回味的神情,道:「你们不懂的,那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对
我有着致使吸引力的美女。能不能把她弄上床去,我心里也没有底。这在我的人
生当中,尚是第一次。」
  几人叫道:「我靠!不会吧!」
  那叫方成生为表哥的黄毛青年立时叫道:「照片,除非表哥你把她的照片拿
来给我看,否则我们绝对当你吹牛。」
  方成生哈哈一笑,随即递上了自己的手机。
  「哇,这么漂亮,靠了,这回我相信了。」
  黄毛青年一脸不可置信,叫道:「表哥,这么极品的女人,咋搞上的?教我
两招吧。」其余几人立时附和道。
  方成生喝了一口酒,这才缓缓道:「一个月前,我在加一个朋友的QQ号时,
无意中加错了一个数字,结果就把这位美女给加上了。」
  「靠了,这也行?」
  方成生说道:「别打叉。当时我以为加对了,待聊了会才发现,原来加错了。
我们就这样在网络上认识了。之后偶尔有联系一两下,算是比较普通的网友关系。」
  他接着说道:「直到半个月前,她忽然上线,说心情很烦闷。聊了好一会才
知道,原来是他的丈夫还收藏着高中时期,写给另一名女同学的情书,教她发现
了。」
  「什么?居然还是个少妇,完全看不出来呀。方哥你可要加油呀。」
  方成生呵呵一笑,续道:「我当时也无聊,便开导了她整整一个小时。在我
的开导下,好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然后我便好奇地要她发张照片给我,她考虑
了一会儿,便发给我了,就是你们刚才看到的那张。」
  说罢,他呼了一口气:「这简直是为我而生的女人,我从未见过一个女人,
能给我构成如此强烈的吸引力。让我迫切地想要,得到她。」
  「于是我想出了一个办法,便是通过聊天,请一名黑客得出她的ip地址,
然后到电信去查她的实际住址。没想到的是,她竟与我身处同一个城市。这一个
程序费了我不少钱呢,人脉可真是一个好东西。」
  身旁的几人听得一脸羡慕,这样就把女网友的实际地址给搞上手,也晓得砸
了多少钱。
  「后来,经过这件事,我和她便成了网络上无所不谈的朋友。甚至……」说
到这,方成生得意地笑了笑,身边几人被他急得差点扁他。这才轻轻说道:「甚
至就连他老公结婚至今,总是无法在性生活上满足她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见几人满脸羡慕,方成生不由说道:「直到前几天我约她出来见个面,她犹
豫了好久,最后还是答应了。不过这一次相约在一间咖啡厅里见面的,我见到她
真人时,惊呆了。她虽然没有过多的打扮,但却深深地吸引住了我,我感觉她看
出来了,不过没有露出异样。」
  众人不禁一阵失望,黄毛青年问道:「那这样……就完了?」
  方成生嘴角一扬:「没呢,我约她半个月后,去看一场音乐演奏会,她犹豫
了一会,答应了。」
  「有戏哦……那你可要好好把握呢。」
  方成生笑道:「什么有戏,我感觉她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比较聊得来的朋友罢
了,能不能搞定她还说不准呢。」
  第二天,方成生便请了私家侦探去调查孙萍。让他意想不到的,却是孙萍居
然在他父亲的公司里上班。除了孙萍,陈风也成了方成生的调查目标。
  谁都猜不到,方成生在接下来的几天,请了一位电脑高手朋友,将几张暧昧
的男女照片,把其中的男主角换成了偷拍到的陈风的脸。
  这几张照片是在一个公园里拍的,经过技术处理,换成陈风的脸后,简直是
天衣无缝。而且照片中的男女也没有作出多么过激的动作,但是那恋人间才有的
亲热动作,却足以让人想入菲菲。
  将这些照片传入网上后,方成生以无意中看到的姿态,将其发送给孙萍的Q
Q里,并且还假装认不太清陈风样子的语气,向孙萍询问这上面的人是不是他老
公。
  毕竟方成生曾要求孙萍发一张她老公的相片给他,而孙萍发的照片又是远景
照,还戴着眼镜,模样有些难认。
  不出方成生所料的,看到这些照片后的孙萍,久久没有动静。接着便约了方
成生出去喝酒,后者大喜过望,便答应了。
  在一间小酒吧里,孙萍一杯接一杯的喝,看着方成生心痛无比,不断地劝慰。
  孙萍一脸痛苦:「他收藏着高中时写的情书,倒还罢了。现在竟还背着我,
和别的女人搞暧昧,这是为什么?难道我对他不好么?」
  方成生不由劝道:「没这回事,你是如此完美,你老公又怎可能背叛你。或
许……照片里的人不是你老公,而是别人呢。全中国这么大,找出两个一模一样
的人来,也不是稀奇事。」
  孙萍痛苦得直摇头:「不……照片里的人确实是我老公,我和他相处了这么
久,是不可能认错人的。」
  方成生又说道:「这些照片,会不会是有人ps的。现在电脑这么先进,换
掉照片中的脸孔,并不是件困难的事。」
  从不喝酒的孙萍,一杯又一杯地喝下去。「不……谁会吃饱这么闲,去做这
种无聊的事情。」
  没过一会儿,孙萍便不胜酒力,醉倒了。在酒吧里几个男士艳羡的目光中,
方成生扶着孙萍,打了一辆的士回到了他的住处。
  本想趁着孙萍在醉倒的过程里,把她给上了的。但思前顾后,最终方成生放
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他想要的,不仅仅是一夜情,他所想的,不仅要得到孙萍
的人,还要得到她的心。
  唯有一步一步按规矩来,他才可夜夜享受孙萍醉人的身体。
  第二天,孙萍醒来后,发觉自己竟身处一张陌生的大床上。骇然地失声大叫
起来。
  「什么事,什么事?」推开门来,却是方成生那张充满了紧张的脸。
  「方……方大哥,是你?」孙萍看了看自己,内心慌乱地说道:「我……」
  方成生接过话:「你昨晚喝得很醉,我便把你扶到我这休息。你先去洗漱一
下,然后喝一杯醒酒茶吧。」
  在一个陌生环境中过了一夜,虽说方成生并不陌生,但孙萍还是心如鹿撞。
还好身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而且穿着也很正常,这让她好受了些。
  喝过方成生递过来的茶,孙萍感觉好了许多。望向方成生的目光里也充满了
感激:「谢谢你,方大哥,让你见笑了。」
  方成生摆摆手,道:「不用太见外,换作其他人,怕也会像我这样做。只是
你要想开些,虽然你丈夫和别的女人有暧昧,但并不意味着他已经不爱你了。」
  孙萍神色一黯,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紧接着便在方成生的接送下,回到了
家里。陈风出了差,也不怕被他撞见。直到孙萍快要踏入小区内的拐弯处,回头
一看时才发现,方成生竟还站在那里等着她。
  孙萍的心突如其来的慌乱,加紧脚步走进了电梯。这一刻,方成生那普通的
长相却被她自动过滤掉,只剩余打动她心扉的温柔动举。
  半个月后,当充满气氛的音乐会结束后,方成生终于鼓起勇气,在出场之时,
牵住了孙萍的手。后者明显一颤,挣扎几下未能挣脱后,便放弃了。
  方成生几乎难掩脸上的喜色,就差要向孙萍表白了。谁料,在踏出了会场后,
孙萍回过头说:「谢谢你陪我,我要回去了,我老公还等着我呢。」
  方成生这才醒觉,孙萍可是有夫之妇,纵是对他有爱意,也是难以在一起的。
方成生决定加快进攻力度,把孙萍从她丈夫手上抢过来。
  「那……后天晚上,陪我看电影怎么样?」
  「看电影?」孙萍一愣,刚想找个借口拒绝,但望见方成生那充满希冀的神
情时,不由轻轻点头。
  方成生随即叫了几个朋友,一起到酒吧里消遣。不一会儿,那一头黄发的青
年一头当先地走了过来。
  方成生未等几人开口,便先说道:「我已经约好了她在后天晚上去看电影,
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我在短时间内拿下她,而又不失温柔。」
  几人错愕了一会,均是夸张得哇哇大叫。羡慕之余,一条又一条的点子从几
人口中说出,但都被方成生否决了。最后,还是他的表弟说出了一条还算不错的
办法,可以一试。
  很快,约定的日子到了。方成生约孙萍到人民公园外,自己驾着一辆黑色的
奔驰往人民公园开去。
  忽然,方成生瞪大了眼睛,看着明显经地刻意打扮过的孙萍。下了车,方成
生一脸惊艳地打量着眼前这迷人的天使。后者身穿米色长裙,裙摆直拖到了膝盖
上。超薄的肉色丝袜覆在修长匀称的腿上,不细看几乎看不出上面穿着丝袜。细
根的白色高跟鞋,让得孙萍站挺身来,只矮了方成生小半个头。
  周围路过的男人,都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她去。好在孙萍早已过了青涩的
时光,对于这些目光倒不感到多排斥。
  原本方成生还觉得今次想拿下孙萍是件不可能的事,但看到这漂亮的宝贝竟
为了他经过房间的打扮,登时信心直升。
  孙萍惊讶地望着从这辆黑色奔驰中走下来的方成生,想不到后者竟然这么钱。
方成生拉住孙萍的手,感受到她没有作挣扎,于是心满意足地坐上了车,往城里
最豪华的电影院开去。
  到了电影院里,方成生和孙萍的座位在最前处。随着电影的放映,孙萍的脸
越来越红。
  原来,方成生听从他表弟的建议,带着孙萍来看的电影,却是一部带着情色
镜头的都市电影。看到孙萍并未有什么排斥,方成生暗地里松了一大口气。他最
怕的,就是怕孙萍看到这种镜头,甩手离去。
  好在,这部电影除了中央穿插了三四次激情镜头外,其剧情也颇为吸引人。
孙萍看得是津津有味,唯有场中大部分男同志的注意力不集中,包括方成生。
  「呼,那女孩可真是的……竟然爱上了两个男人。」电影终于播放完了,孙
萍不禁感叹道。
  「是啊,不过这电影看得确实引人发省呢。」随着观众的逐渐离场,方成生
也牵着孙萍的小手往外离去。
  就在这时,一个黄毛青年似是走得太急,不小心绊到了孙萍的脚。后者顿时
疼得直弯下腰去,所幸方成生手疾眼快,迅速地扶住了她,才不至于让她摔倒。
  「喂,你绊倒人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说完,黄毛青年还朝着方成生眨了眨眼。
  孙萍表情有些痛苦:「扭到脚了……」
  方成生立时说道:「来……我扶你去我家擦些药吧。」
  孙萍脸色有些不自然地回答:「不了,我回家随便弄点药就行了。」
  「不行,脚扭到了不立刻处理,肿起来疼得要命。反正这里距我家不过五分
钟的车程,而我也学过一点处理外伤的知识,能帮你的。」
  看着方成生一脸坚决,孙萍便不再坚持,很快,方成生便扶着孙萍坐入车子
里,驶到了方成生的家。
  说是家,其实只有方成生自己一个人住。他的父亲虽开着一间大公司,但一
般时间是没有住在城里的。
  将孙萍扶到客厅的沙发上,方成生将她脚上的高跟鞋脱了下去。覆在孙萍脚
上的手明显可以感觉出,她有些紧张。
  「你先坐一下,我去拿些药。」
  孙萍没有发现,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的方成生,在一个干净的杯子里填上
一颗白色的药片,随即用温水冲开。而他自己,则吃下了另外一颗药片。
  「来,先喝杯水,把脚抬起来。」
  听罢,孙萍有些羞涩地抬起了那条被扭到的脚。方成生一双有些粗糙的手握
住了她的脚心,孙萍穿着超薄的丝袜,柔滑细腻的触感几近令方成生失控。
  而孙萍则是第一次让丈夫以外的男人摸到自己的脚,脸上已经是红晕一片,
无限娇羞。惟有拿起桌子上的水,借着喝水来掩饰自己的芳心乱颤。
  「奇怪……我的脚刚才还挺疼的,现在疼痛感却越来越小了。」
  方成生在她的脚根处细看了一会,才说道:「刚才只是普通地扭到了下,力
度并不重。我待会擦点药,就没事了。」
  话虽这么说,但方成生却没有停下的打算。一只手不断在孙萍穿着丝袜的脚
上揉捏着,就连掌心脚趾都不庭。孙萍有些害羞地想收回脚,却被他紧握住:
「我先帮你揉揉。」
  但接下来,孙萍却发觉方成生的手已经不在她的脚心处摸索了,而是顺着她
的小腿,摸到了膝盖里来。
  她的心登时如同鹿撞,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想拒绝,脑袋却轰然一空,恍
恍惚惚地竟忘了拒绝。直至方成生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大腿处来,一张嘴已经吻
住了她的樱桃小嘴。
  忽然间,孙萍只觉得身体像在火烧一样,充满了燥热。沉重的男性气息不断
迎面扑来,更是让孙萍意乱情迷。
  看着眼前这张红晕的俏脸,方成生没有过多的得意。刚才孙萍喝下的水中,
被他下了一种非常昂贵的催情药。这种药并不是春药,春药下了之后容易丧失神
智,而这药吃了之后,虽会极大地刺激情欲,但却能保持完好的神智。
  而方成生自己,则吃了一种美国生产的壮阳药,短短十分钟内,能让男性的
阴茎达到前所未有强度硬度的高级货。现在他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将孙萍就地
正法了。
  而孙萍,则在情欲的刺激下,竟忘了反抗。反而更加迎向方成生,将自己的
香舌递了过去。
  方成生兴奋得近乎发狂,他一把抱住孙萍,来到了卧室后,将她放了上去。
同时手忙脚乱地解开自己的衣服。不一会儿,方成生便已经全身光光了。
  当孙萍看到那根足足比她丈夫长了三分之一的阴茎时,一双妩媚的眼睛充满
了不可置信。方成生随即压了上去。
  随着裤袜口被撕开,内裤被方成生褪掉后,那根粗长的阴茎终于刺入了孙萍
阴液泛滥的私处。而方成生,也终于达到了他的目的,将自己传宗接代的东西,
插入了梦中女神的身体里。
  方成生直直压着孙萍,屁股一耸一耸,不断在孙萍的身体里作抽插动作。
  在药物与情欲的双重刺激下,那一晚,方成生足足干了六个小时。将孙萍操
得七八次高潮。而两人也在情欲的摧残下,忘了做避孕措施。
  待方成生第七次在孙萍的身体里射精时,孙萍已经累得爬不起来了。而方成
生纵是有药物的支持,此刻也是精疲力竭,阴茎连拔都没拔了来,就这样插在孙
萍的身体里,与之一直睡到了下午三四点。
  醒来后,第一次出轨的孙萍,哭得一塌糊涂。而方成生则不断地在她面前道
歉,安慰,自我责骂,最终孙萍才好过了一些。
  但离去之时,孙萍严正地警告方成生,两人的关系就此结束。
  …………
  方成生看了看窗外,嘴角不由逸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自言自语道:「最终,
还是我能力比你老公强吧,哈哈哈。说是从此再不往来,被我后来一约,不也是
心甘情愿地过来了。」
  方成生没有想到,接下来几天的事情发展,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