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寂寞被黑夜撕扯

作者:admin来源:人气:776

  清晨,阳光照射进窗内,身体被照得雪白。
  依靠在他的肩膀,看着岩神似他父亲的脸庞,贪婪的吸食着他头发上与他父亲相同的味道。
  也许男生都喜欢睡懒觉,亦或者他昨晚用力过度,闭着眼睛,发出微微的鼾声。
  赤裸的走进卫生间,看着镜中的自己,秀美的长发有些许凌乱,几缕发梢粘结,那是他的液体,那一霎那的留念。妩媚的笑容,一丝疲惫,一丝罪恶,一丝快感。
  悄悄回到床上,他依旧睡的很沉,轻轻的抚摸他的脸庞,手指颤抖,心也在颤抖。
  贞洁就是一片落叶,飘落后任人践踏灰飞烟灭。
  轻抚蜜源,他和他的父亲都进入过这里,负罪感,但仍旧保留强烈的快感,以至于今天比往常的早晨都要湿润。
  魔,心魔。
  轻轻的伸手抓住那只硬起的jj,他没有醒来,却下意识的分开了双腿,让它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口中分泌出津液,轻咽……贪婪,一只贪吃的小猫。
  食指不停的刺激着蜜源,而小舌也贴近了他的jj,从他的最根部丝丝滑动至顶,小嘴微张,跪趴在他的胯下,将蘑菇含在嘴中,然后用舌尖轻轻蠕动边缘,最后将舌尖划过中间的小孔,这是他父亲教我的,而他显然也很舒服,睡梦中竟然发出了一阵呻吟声。
  虚无,下身除了麻痒就仅剩分泌液体的功能,透明的蜜汁丝丝渗出,由于是跪爬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蜜汁顺着蜜缝滑过肉粒,在肉粒凝结,慢慢变大,然后拉出一根银色的丝,缓缓的落在床单上,一滴,一滴……即使在他面前也从未如此放纵,这种放纵放大了快感,兴奋悄悄濒临,而蜜源却是如此的空虚。
  起身蹲在他的jj上面,用手将jj对准蜜源,一起一伏,蜜源其实已经湿滑,可以很顺利的进入到最深处,只是手仍旧刺激着肉粒,不舍得让里面的刺激掩盖。
  蘑菇只是进去了它的顶部,我右手伸向后方艰难的支撑身体,左手仍旧拨弄那个变大的肉粒,轻摇芊腰,只让它的头部进入身体,麻痒,瘙痒,我不知如何去形容它,咽喉轻吟,臀部摇摆,时而前后,时而摇摆,用力的收紧,想要夹紧它的头部,甚至利用臀部动作对它摩擦,却发现汗毛微立,全身沁出一丝汗水,那种感觉顺着内里直接传送到脑部,一阵无力,腹部不自然的颤抖,手已经无法再去支撑身体,只得任由下落的身体完全被它进入,而那被填满的瞬间,无法自已的自己竟然开始疯狂的摇摆臀部,想要它替自己分担些什么,却发现它只能让自己体会更加紧蹙的敏感。我能清楚的感受到蜜源不受控制的收缩,以至于摇摆的身体全无规律,最后在他的注视下,直至无力,然后轻轻的趴在了他的身上。
  悲伤的情绪在高潮过后突然涌了出来,将头深深的埋在他的怀里,哭,只是一种发泄。岩已经被我最后的摇摆弄醒,看到我的情绪有些失控,只是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头,然后将我搂住。
  一直在哭,一口气憋在胸口,呼吸很困难。
  这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天,因为彻夜不归,父亲第一次打了我。
  他爸妈没有离婚,只是感情淡化了,他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来接我们放学了,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他去了国外,听岩说要待好久。
  接下来的日子是难熬的,岩依旧热情,虽然身体可以接受他,但我已经满心的憎恶,那时他总说我为什么在学校和放学之后完全不一样,我只说因为是在学校里面不能太过分了。
  没有他的城市,暗淡无光,每天都是那么消沉的渡过,岩也开始逃学旷课,只不过,他高中毕业之后会去国外上学,这是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的了,所以除了每个周末按时去外语学习班之外,他几乎每天都在外面瞎混,也慢慢的交到了很多不良少年,这让我很反感,只求高中快点结束,好在因为上次的彻夜不归,爸给我规定了时间,放学必须马上回家,这让岩很郁闷,却也不敢强迫我什么,所以每天都是按时送我回家,也让我得以过上一阵安静的日子以平复心情。
  99年大街上已经有网吧了,上网成了当时年轻人非常流行的一种娱乐形式,我当然也喜欢,经常和要好的同学利用午休时间去网吧,可网吧里坏孩子太多,总是有同一个网吧的男孩过来偷看我qq号,然后加我好友,甚至有人说可以在电脑上看到我的电脑屏幕,这让我很烦,索性跟爸爸要了一台电脑在家上网。
  对于当时的孩子来说,上网就是聊天,聊天就是上网,并不像现在这样,会玩游戏、会去网站看化妆品、衣服,所以那时候上网,每天都会在网上加好多的不认识的陌生人聊天,心情好分享一下快乐,心情糟就发泄一下然后马上将对方拖进黑名单。渐渐的,我开始喜欢上了这种宣泄的方式。


  我的第一个网友是一名大学生,想想那时候真无聊,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在聊了几次之后,他开始称呼我为妹妹,而我也顺理成章的叫他哥哥,然后我们见了面,因为他说哥哥要请妹妹吃好吃的,但也仅仅见了一面,因为见过之后他说他喜欢我,我找了理由逃掉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复过他的留言。
  这件事情岩不知道,因为岩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我聊天,但在家的时候他并不知道。
  但岩知道一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很多事情都改变了。
  打开qq,好友人数已经几百了。
  「我想cao你」也许哥哥们对这句并不陌生,男人无聊时的一种发泄。
  网络虽然虚拟,却也需要感情基础的,像这种直白的语言,只会增加对方的厌恶。
  「……」我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几个字眼儿,我想到了他,这个字他在玩弄我时说过,也许,他也对其他女人说过。
  卧室的空气开始变得潮湿,伴有一丝绮丽,静静的看着这个男人一次又一次的写着露骨的文字对我进行侵犯,突然开始有些燥热,慢慢分开双腿,尽量翘起屁屁,试图将蜜源与椅子完全贴合,有些潮湿,我能感受到下面的潮气。
  「我在cao你,你的bi好紧,小骚货,gan死你!」粗俗的语言并没有让我厌恶,反而一次一次撩拨我的心弦,更加的敏感。
  蜜源有些胀,内裤已经湿了。
  情不自禁,真的情不自禁,很快就被恶魔吞噬,双腿高高的架在电脑桌上,忘情的揉,直到蜜源开始收缩,屁屁不住颤抖,手掌包住粉乳用力揉搓来缓解身体的抖动。
  99年8月,高二暑假
  岩去找他了,暑假结束才会回来,虽然岩想陪我,但却拗不过他。
  岩不在得日子有些无聊,有些想他,这段时间一直有他在身边,即使每天只是送我回家时短短的一个小时,却也已经习惯了有他在身边。
  原本自己就不喜欢热闹,所以除了和几个比较好的同学逛逛街之外,其他时间基本都在家里上网度过,父母每天都有事情要忙,没有时间管我,而我也喜欢这种静静的生活。
  有些事情,是你自找的。
  自从那天在电脑前自慰之后,心里莫名的期待,希望他能再次出现,只是他一直没有来,只得翻看聊天记录。
  一连几天,一直是这样,在我认为他也许忘记密码的时候,突然有人加我好友,已经好久没有人加我了,顺手加上,开始聊天。
  他网名叫流川枫,有很多爱好,唱歌、打球……好多好多,他说他喜欢吃朝鲜面,一次能吃两份,所以我开玩笑说他是个饭桶。
  也许是他很会调动情绪,和他聊天时很开心,有时被他说的事情逗的笑个不停,也会被他说的一些事情感到惊讶,然而正在高兴的时候,我等待的那个男人来了。
  「小骚货,忙什么呢?」还是这种语调,只是颤抖的双手伏在键盘上,心里矛盾,是否应该与他聊天。
  「用你管!」思前想后,按动了enter,几个字,只是想表现的自己没有在迎合他。
  「cao你,舔你的bi」他不依不饶,已经用文字勾引我。
  我依然和流川枫聊着,却没有刚才那么热情了,流川枫问我是不是和别人聊天呢,我说没有,只是在看电影。
  我和流川枫在他说的那家朝鲜面店门口见了面,他不是很高,也不帅,却比我大好多,我说他应该把网名改掉,因为他的样子和网名的反差实在太大。
  这个城市夏天很热,出门时考虑是不是应该穿长裤,但闷热的天气还是让我改变主意,但因为是见网友,没有穿短裙。
  他是个很会逗女孩开心的男人,由于天太热,吃完面后,他说去植物园,他说他知道植物园里面有个地方很凉快,我没有反对。
  绿色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清新,那一片片的绿色映入眼帘,燥热逐渐褪去。
  他带我去到植物园最南边的比较偏僻的地方,这里有座假山,很高,后面是一片竹林,再往后就到了植物园外面,立着一块巨大的广告牌,这里由于偏僻,平时都不会有人来这里,所以地上长满了杂草,并没有踩踏留下的痕迹。
  女孩都有戒备心理,不要以为他是被你蒙骗的,也许他早知道你的企图,之所以顺从,只不过是因为她亦有同样的企图而已。
  忘了是怎么开始的,我只记得,在他将手伸进我的上衣时,他说了那个男人说的那句话,「我想cao你」
  当一个仅仅见过一面的男人面对面对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害怕的情绪充斥着胸口,虽然自己已经悄悄的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仍旧堵得喘不过气,只是敏感的身体却被那句猥亵的句子调动起情绪,这幅罪恶的身体拥有被父子两人睡过的记忆,它是堕落的,所以它没有反抗,有的只是一种叫做放纵的情绪,任由他将我压在石头上,粗鲁的撕下我的内裤,然后将头埋进了裙子里面,急切的用嘴巴亲吻着我那由于敏感而潮湿的蜜源。


  「你确实是个小骚货,嘿嘿!」他将裙摆推至我的腰,嘴上亮晶晶的全是蜜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