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春节期间操逼八折】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262

兔年腊月二十八,上午某时。

  某城,某小街,家家户户都在贴春联。

  某小店门前。姚姐,在门窗上贴完了春联挂贴福字后,又在墙上醒目处,贴上了一张大大的红纸,上面醒目的写着『春节期间,按摩八折』。

  操,过年了,还不歇几天?大家一定都会这么问。姚姐也这么想的啊,可想归想,她也只能想想。姚姐,家是农村的,卖逼有十个年头儿了,家里的人,已经都被她带到了这个城里来了。这个门脸儿,是租的,生活事业兼用,她人生的全部,都在这个小店里。

  操,过年了,你一个按摩房子,会有生意做么?大家也许还会老道的这么来问。对,您问的都对,姚姐租这个地方单干三年了,难道这么简单的事儿好用您来提醒?但姚姐想啊,反正也不用回农村过年了,反正吃喝拉撒都在这个屋里,闲着也是闲着,能挣一分是一分吧。

  姚姐更清楚,这春节期间,是按摩房最最冷情的淡季,和她同样可怜的农民工兄弟们,基本都回家了,如果有人来,定是周边那些鳏寡病残的老客儿。

  一年的逼都不要了,还要什么这几天的脸,虱子也是肉啊!所以,姚姐下决定,『春节期间,按摩八折』。

  是人都懂的。什么按摩啊、洗头啊、洗脚啊,等等,主营是大活儿。大活儿不知道是什么?就是卖逼操逼!所以,『春节期间,按摩八折』,实际就是『春节期间,操逼八折』!

  中午。

  老郑头儿推开了小店大门。

  老郑头儿,七十岁,家住这个城市的这个小街的距离姚姐小店的对面的一百米处,他的名字叫郑伟,街坊邻居都打趣的直呼其名,实际是叫他『政委』。

  老政委很色,一生征战在女人的肚皮上,他最反感的成语是:廉颇老矣尚能干否!

  没有三十儿,明天就是除夕了。老政委今天要扫除卵子里的旧货,给新年新货腾地方。

  「今天也敢往我这里钻?你儿子儿媳没回来过年?」姚姐一见老政委进来,立刻站起来嬉闹。老客儿,熟客儿,回头客儿,姚姐对老政委,从来就没个正经的了。

  「回不来啦,今年有回不来啦,以前火车的凳子底下还能挤两个人,现在实名制了,挤都没地方挤了。」

  「怪不得!」姚姐可不关心老政委的儿子能不能回来,他关心的是老政委兜里的钱,「那你今天先干谁?干我还是我家丫头?你又俩月没干我了吧,一想你那大鸡巴我这逼里就刺挠,今天你干我吧?」

  其他的小姐都回家了,这个春节期间,实际只有姚姐和她的女儿小雪两个女人。这么没什么不好的,有人来,钱都自己家人挣了。

  「就你娘俩儿了啊?那还是小雪吧,我也很久没收拾她的小逼了。「老政委明显对姚姐兴趣不大。这也难怪,姚姐,只是小姐嫖客的称呼,实际上,她已经是大婶级的。老政委对她没兴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姚姐的女儿小雪,虽然只有二十岁,但也有三年的卖逼史了,模样看着挺年轻,但那淫荡和老油条的劲儿,老政委也有些打怵。但今天,矬子里面拔大个,老政委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小雪。

  「老东西,就得意年轻的。一会儿要是还有精神头儿,给俺这也来几下解解俺的刺挠。」姚姐嘴上假装生气,其实心里一点儿都不在意。谁不得意年亲漂亮的啊!人和啥争,也不能和人性争。这个理儿,姚姐懂。

  「小雪,快出来,你郑大爷来了。」姚姐扭头朝后面喊。邻里间的称呼,十分怪异。姚姐管老政委叫大爷,小雪也管政委叫大爷。

  「喊啥啊,我自己进去就是。」老政委嘿嘿一笑,轻车熟路,直奔后面。

  「哎呀,大爷你大白天就来啦,你看我刚起来,还没收拾好呢!」「大白天咋地,就要看看你这睡眼朦胧的俊劲儿。」老政委毫不客气,一搭到小雪的影儿,立刻抱住,一只淫荡的树皮老手,掀起小雪还没更换的小可爱,捏住圆乳的乳房就开始揉球。

  「郑大爷,你别急啊,昨晚客人射里面的还没洗呢!」小雪一脸的娇笑加媚笑,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但老政委喜欢看,他捏了一下小雪的脸蛋儿,「洗啥洗啊,早干巴了,再个大爷浪一个,大爷马上就硬。」

  小雪见推脱不过,往床边一坐,身子往后一仰,将一条室内穿的小热裤一把脱掉,然后扒开粉红的小逼,说:「真硬了,那赶快操。」原来,老政委虽然色心淫重,但那根老枪却不太中用。他每次来嫖,总是小小姐给摆弄很久才会勃起,而且干的中间,一旦姿势啥的有些不对,那鸡巴还会软掉。所以,小雪一听说老头子的鸡巴硬了,岂敢放过机会。



  「我是说马上就赢,但还没赢呢!」老政委也知道自己的毛病,脸上略显些许尴尬,但还是不要脸的说:「你看你都脱了,就马上给大爷吹吹,你一吹就赢了。」说着,动手解了裤子,把一条黑了巴曲的软塌塌的鸡巴薅了出来。

  嫖客是上帝,再说无益,弄射了才是真格儿的。小雪起身,蹲在老政委裤裆前,握住软鸡巴套弄了几下,再伸出另一只手将鸡巴头儿从包皮儿里翻出来,张口含住,就给吹了起来。

  姚姐掀帘儿进来,看在眼里,打趣说:「你还真够急的,这么站着就玩儿上啦,你那身板儿行么!」

  「小雪给吹的这么好,不行也得行,今天要狠狠的操一顿她的小嫩逼。」老政委说着,鸡巴就在小雪的口中硬了起来。

  「硬了,硬了,快插逼里。」小雪起身回床边儿,又摆出了刚才的任你随便操的姿势。

  老政委一件鸡巴离开了小雪的嘴巴,急忙凑过去,捏着鸡巴就往小雪的逼里插,刚进去个头儿,鸡巴却萎掉了,那头儿又跟这鸡巴划了出来。

  姚姐一声叹息,「就这么几秒,你的鸡巴都挺不住,别差那几块钱儿了,下次吃点儿药吧!」说着,蹲身含住女儿小雪刚刚含过的鸡巴,认真的又吹起来。

  等到鸡巴又硬了后,在女儿还大劈着腿裂开的小逼缝儿上,呸呸的吐了两口吐沫抹了抹,急忙的掐着鸡巴塞了进去。

  老政委见鸡巴已经插进了小雪的逼了,自不待言,屁股一拱一拱的就操了起来,嘴里也同时的污言秽语起来。

  这时,一个小伙子掀帘儿伸进了一个脑袋。

  「大爷这么早就来啦,今天好好整,别有半道儿软了。」这小伙子,叫小伟,是姚姐的儿子小雪的弟弟。跟着老妈老姐进城这三年里耳熏目染,对这些事儿早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你快上一边去,又影响你大爷操逼。」姚姐对儿子的突然出现很生气,尤其对儿子这么不懂事儿,更是气得差一点儿上去给一巴掌。

  老政委被突然的一惊,果然受影响了,本来正硬整爽的鸡巴,一下子撵了又从小雪的逼里划出来。老政委心里微怒,但没有说出来,他邪恶的扭头,对小伟说:「你看你又把大爷给吓软了,你得负责啊!这样吧,你现在操你妈给大爷看着,把大爷刺激硬了好操你姐。」

  「今天八折,大爷你也好意思享受这个服务?」小伟没等老妈表达意见,先抢了话头儿。

  「不用打折了,你操你妈给我看,按原价给。」老政委兴奋了,虽然有些心疼钱,但看着别人操亲老娘,太刺激了。

  「原价才五十,才差十块钱儿,不干。」

  「那再加十块,不行多要啦,再多要,我就让你妈和你姐过我吹,啥时候硬了啥时候操,啥时候操出来啥时候算。」

  姚姐知道老政委就靠那么点儿退休金活着,并不是有钱人,她冲儿子小伟使了个眼色,说:「来,操老妈,老妈的逼整刺挠呢!」小伟一看老妈不想再讨价还价了,只好掏出鸡巴,在手里撸了几下,等稍稍有些硬挺,就插进了妈妈姚姐早已经摆好姿势等待的骚逼里。

  老政委见姚姐的脑袋在床边儿,很适合口交,就挪过去,把鸡巴插进姚姐的口中抽插。几分钟后,鸡巴重新赢了,再急忙的返回,把鸡巴插进小雪的逼里。

  为了刺激老政委,一家三口齐努力。

  「妈,你这骚逼还是这么紧啊,儿子的大鸡巴操着老得劲儿了。」「儿子,妈的骚逼好几天没人操了,都憋死妈了,来的客人都去操你姐,妈的逼以后就指望儿子的大鸡巴了。」

  「郑大爷,你今天鸡巴真是硬啊,老硬了,我的小逼都要被你捅漏了……哦哦哦……郑大爷,我被你给操高潮了,哦哦哦,我要上天了,大爷……你使劲儿啊你快使劲儿……啊……」

  老政委射了。

  「太刺激了,想多操一会儿都没忍住。」老政委缓过劲儿后有些失落,「姚姐啊,你和小伟也太会刺激人了。小雪也是的,从来没见你这么骚过,今天大爷才几下啊,你竟然还高潮了,那小动静儿让你整的,太诱人了。明天大爷还来,再给你操个高潮,再把你那小动静儿给你操出来。」一家三口全部提裤子。

  「妈,我去前面看看去。」

  「嗯,刚才没过瘾吧?晚上没事儿了,妈和姐一起给你吹,吹舒服再操。」「大爷你喜欢听那叫法啊,那下次你一开操我就那么叫。很多客人不喜欢假叫的,所以我很少用。」



  「嗯?糊弄你大爷啊,我以为你那是……你怎么可以假叫了,这么不是欺骗客人么!」老政委一脸尴尬。

  「央视春晚都假唱,我假叫几声算个屁啊!」

  ……

  过年,所有的东西所有的服务都涨价,只有姚姐的小店,反倒便宜了:操逼八折。

  【完】

字节:7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