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极品的淫荡白领丽人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206

  这天参加完朋友开的一家中介公司的年终分配会和另一个董事说着话走出会议室,正准备去董事长穆辉的办公室办有关的手续,走到门口就见穆辉正在训斥他的秘书,听了几句才知道他的秘书在办公桌上打盹,在大家的劝说下穆辉警告她再发生就让她走人。
  这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女子,看年龄大约二十四、五岁,身高有一米七左右,长得不算精品,但也很漂亮,一头披肩的长发,一身得体的职业套裙,胸前鼓起两团高耸的曲线。此时低着头,不停地认错,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一下动了心,走过去对她说:"你叫什么?""对不起,请叫我马建玲。"她抬头看看我,想必也知道我董事的身份,尊敬的回答。
  "去冲杯咖啡喝,提提神。"说完便随其他人进了穆辉的办公室,手续很快就办完了。我的帐户里又多了六位数的进帐,大家又聊了一会就彼此分手,干自己的事去了。
  晚上和中学同学加死党的李建国和徐新建一起在一家海鲜馆吃了饭,从饭店出来,三人都没事,徐新建说:"走吧,到我那里坐一会。"三人各开各的车。
  将车停在徐新建开的夜总会后面的停车场,三人走进最好的VIP包房,坐下之后徐新建说:"你们先坐,我去安排一下,阿白你先狼嗥一会,这两天来了几个不错的,我去看看到了没有。"说完走出了包房。
  徐新建的父亲是该市的公安局长,他开的这家夜总会我可是大股东。当初徐新建把想法告诉我,只是资金问题,我知道他搞这一行有他父亲的关系一定不会有事,便投入了二百万,让他搞成俱乐部性质的高档会所。因此他对我很感激,虽然每年的利润一般,但对我来说就有了玩女人的好地方。
  他这里从开始就不允许客人和小姐在这里发生关系,谈的合意就带走,这一则既安全又少了很多麻烦,二则来此消费的都是些腰里有钱或是有身份的人,到目前这里也不过只有十几个固定的会员。
  我才唱了两首,李建国大叫受不了时,门开了徐新建带进来六、七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可又不俗气的女人,我扫了一眼,令我心中一跳,那个苗条的身影不是上午才见的马建玲吗?她也看到了我,吃惊之下转身就要走,我冲徐新建一指她,徐新建不由说:"玲玲你干什么,进去坐下。"她转过身看看我,显得很为难又很害怕的样子,无奈的走过来坐在我身边。
  徐新建又留下一个女人后说:"你们先坐,我那边来了个朋友,出去应酬一下。"说完离开了。
  我不再理会李建国,因为此时大家都干自己的事。我问马建玲:"这就是你白天打盹的原因吧?"她害怕的说:"白老板,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穆老板。""告诉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你在公司的收入应该不少的,怎么还来这里,晚 上不睡,第二天你不瞌睡才怪,"我严厉的说。"我是才出来的,只因最近有点事,手头有点紧,没办法。"她焦急的回答我。
  "什么事?告诉我,你不想失去工作吧?"我为了达到淫虐她的目的,威胁着说。"不!白老板,我……求求你千万不要解雇我,你要我作甚么都行,千万不要解雇我。"她担心害怕的说,眼睛里已经开始流出泪水。
  "你老实告诉我怎么回事,不然你就会失去工作。"我不放过她。
  "我赌钱输了,借了点高利贷,限期不还他们会要我的命。"她开始哭泣。
  "你借了多少?"我不由动了帮她的念头。"我将积蓄输光了,又借了十万也输了。"她哭的像个泪人,使得李建国俩人直往这边看,我冲他们挥挥手说:"你怎么会一下输了这么多,为什么到那种地方去。""我丈夫经常去外地的工程工地,我一个人无聊便和朋友去了几次,起先只是玩玩,后来就收不住了,他回来知道了我就完了。"马建玲有点泣不成声了。
  "行了别哭了,我想办法帮帮你。"正说着徐新建和他的相好,夜总会的女领班走了进来,一见我们的样子便说:"阿白你把玲玲怎么了,你个大色狼她这才第二天,你别太难为她。""就是,白哥你可别欺负玲玲。"徐新建那漂亮年轻的女领班柔柔说。
  "哪有啊?你们问她吧。"我委屈的说。


  马建玲马上说:"老板,不关白老板的事,是我自己不好。"完了就把事情 的经过一说,听完徐新建就问:"是不是宏都的蔡卫东?"我一听其实我早就想到了。我在宏都也有玩过,那里的设备有手脚,表面是一个打牌玩麻将的娱乐会所,其实是一个地下赌场。为了能有效的控制马建玲,我忙向徐新建使眼色,死党就是死党一下就明白了。
  得到马建玲肯定的回答后,徐新建说:"你先别急,柔柔在这里陪陪玲玲,好好招待李兄,我和阿白去想想办法,"我和徐新建出来后上了车直奔宏都。
  到了那里徐新建和蔡卫东本来就熟,况且徐新建父亲的关系,蔡卫东爽快的将欠条给了徐新建,他将欠条递给我说:"阿白,蔡老板够意思吧?"我明白场面上的事,便说:"蔡老板明天晚上六点,银都鲍翅馆一定要来啊,""哈哈,白兄客气了,其实你直接来就行了,不用把徐哥叫来,好的明天一定去。"出来在车上我对徐新建说:"谢谢你了!""你我还客气,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你怎么了,原来的浪子性格变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会花这么大的代价?"他不解的说。
  "大概是年龄关系吧。"我自嘲的说,看看他不以为意的样子接着说:"过一段时间让你见识一下,浪子还是浪子,这个马建玲有一种做性奴的潜质,我要把她变成人尽可夫的淫奴。"徐新建看着路头都不动的说:"你可真够狠的,她有老公的,你不怕他找你么?""怕甚么,不过是女人偷情,再者说有你呢,而且我不会强迫她,只是让她自愿而已,难道你没有和柔柔玩过SM,那她手腕上的手铐伤痕是哪来的?""你这家伙真是属狼的,好吧,你我都有此好,我也不瞒你,我在城郊有个场所,你可以去哪里,大部分东西和设备都有,"很快到了夜总会,我们走进包房,马建玲立刻站起来,期待的看着我们。
  徐新建没有说话直接坐在了柔柔的身边,我招手示意马建玲跟我走,然后和他们打招呼先走了。到了停车场上了车我问:"你要不要回家取点洗漱用品,我想这几天你就不要上班了,公司那里我和穆总说怎么样?"她看着我:"你不嫌弃我吗?我一身的麻烦。"她有点哀怨的说。
  "嫌弃你就不会要你,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的。"我安慰她。"如果我丈夫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就算不打死我也会不要我了。"她心中害怕,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我说。
  "他经常打你吗?"我有点同情又有点酸酸的问。"也不是,就是每次喝了酒,怀疑我对他不忠而打我,可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他,白老板我陪你做什么都可以,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不然我就完了。"她又开始哭泣。
  "怕甚么,他知道也没什么,你这么漂亮,我给你介绍更好的,行了,再哭我就不管了,要不要拿东西?"我有点不耐烦了。对杜文英我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杜文英的故事见拙作《四十岁的处女》)我带马建玲取了东西,顺便在二十四小时的小超市买了些食品,两人来到我的住处。
  第二章
  进了房间我对马建玲说:"你先去洗个澡,想喝点什么?"马建玲有点担心和哀怨的,心里大概还在想着欠钱的事,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说:"什么都行,你这里有什么可选的?"我随她进了卧室,从半柜子为女人准备的睡裙里取出一件淡绿色的,递给她说:"喝咖啡吧,行吗?""好的。"她说完看着我,我明白她的意思,便走出来一边泡咖啡,一边想着她洗澡的样子,将一粒西班牙乌蝇放入她的咖啡里。
  我脱了衣服,穿着一条短裤看着电视里的体育节目,正感无聊的等待时间好长时,卧室传来了她的声音:"白老板我洗好了。"我端着咖啡走进去:"你先喝着,我去冲一下。"说完,在她红润的脸上吻了一下。
  每天都洗澡,所以很快就洗完了出来,腰里围着一条浴巾,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上了床靠在靠背上,她主动地依偎了过来。
  我放下酒杯,拿过她的那张欠条,一边递给她说:"玲玲,这是那张欠条,你的事已经给你办好了,接下来就要看你怎么待我了。"马建玲打开确认了欠条之后,显得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主动吻了我一下说:
  "谢谢你了白老板,我会好好……"她一下羞得说不下去了。


  "怎么样?好好的什么?"我一下搂住她光滑白嫩的胳膊。
  "我会好好的把自己给你。"她羞涩而又像是下了决心般的说。
  "以后叫我哥哥,我要你答应我随叫随到,而且我要你做我的性奴,当然只在床上。"我用不容她反抗的眼神看着她。
  她听了我的话,显得有点意外和惊慌,但还是认命的说:"只要哥哥不讨厌我,我一定听你的,只是我不想他知道,哥哥,只要他不在,玲玲就是你的,哥哥你要我吧。"我看着她由于春药烧红的脸,显得那么的妩媚,我搂着她让她的脸躺在我的胸口,她的脸火热柔软细滑,我抚摸着她裸露的胳膊,另一支手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抚弄说:"你只要听我的,我当然会对你好的,但是若不听话,我可会惩罚你的,我会打你的屁股。""嗯!"她被我的话刺激得扭动了一下,我抓住她的手放在我的阳具上,她 知趣的握住,轻轻的抚摸套弄。 "好大,哥哥你好健壮。"她显出爱恋的样子,温柔地吻着我的胸口,纤细的手在阳具上抚弄,不时伸到下面轻轻地揉动着睾丸,一阵阵的刺激使我的阳具变得更硬。
  我开始伸手到她的胸前隔着睡裙摸着她的乳房,发现她戴着胸罩便说:"以后在一起,没有我的同意不许穿内衣,明白吗?不然我会惩罚你的。""哥哥你要怎样我都行,现在我就脱了好吗?"她抬起身子,用被药物烧起的充满情欲的目光看着我,见我点头,便将睡裙从头上脱下,手伸到后面,解开搭扣,当胸罩离开她的肉体时,两团颤动的白肉跳了出来,丰满白嫩的乳房高耸着,咖啡色的乳晕和乳头随着她扭动着褪去内裤的动作不停的摇动。
  我忍不住一把握住揉搓着,她伸手搂住我的腰,当我用手指挑逗她的已经开始勃起的乳头时,她敏感的哼了起来:"哥哥摸我的下面,那里好痒。"她抓着我的手放到她已经变得非常湿滑的骚处。
  我让她躺好,一只手抚弄着她的乳房,一边将能引起强烈搔痒的药膏挤在手指上,为了增加她性道的敏感和药物的效果,我喝了一口红酒,然后跪在她两腿之间,用无药膏的手轻轻分开由于被淫水打湿,粘在一起的阴毛和色泽较深的阴唇,她娇羞的闭上眼睛,双手紧张地抓着床单。
  我将口中的酒液猛地喷在她那已经充血的骚屄上,她被惊得"啊!"叫了起来,我将手指上的药膏慢慢地涂在她水湿,由于充血变得红红的骚屄上,小阴唇随着我的抚弄,变得很有生气的开始肿胀,同时被使用过的性道也张开了个豆大的小洞,我将药膏用手指送入那小洞里,并在四周的肉壁上涂抹,她的嘴里开始呻吟:"哥哥,不要,好热,那里像烧起来了,哥哥,好难受啊!"随着我的动作,她亢奋的开始挺动胯部,配合着我,使手指更深的进入。
  我再次向上撸起她那乌黑发亮适中的阴毛,分开她不算肥大的肉唇,在肉唇上的结合处寻找能令女性麻痹和获得阴蒂高潮的阴蒂。慢慢地分开包裹着阴蒂的肉皮,一粒头部尖细的肉芽露了出来,我用插在她体内那只手的大拇指轻轻地触弄肉芽,她竟然"啊……!"的叫了起来,同时本能地、激烈地扭动着身子,"啊……哥哥,受不了了,不要弄那里,你饶了我,太难受了,全身都被电了一样,哥哥,我是你的,啊……尽情地弄我吧!"随着我不停地触弄她的肉芽,她兴奋地扭动着,双手抓住我的手,可又不愿意阻止我,当我一下按住她的肉芽用力揉动时,她一下像抽筋了一样尖叫起来:
  "啊……哥哥,我死了,不要,求求你了,啊……噢!"她不停地扭动,两脚的脚趾都勾了起来,双手放开我的手,紧紧地抓住床单,胯部不时地扭动挺耸。
  我知道她是有高潮了,我更用力地按住开始红肿的肉芽,随着我的用力,她性道的抽搐,不时从骚屄内流出大量的粘稠腻滑的淫液,顺着细小的股沟滴落在床上。她的扭动开始减弱,最后瘫软的躺在了床上。
  我放开了她,爬上去双手将她的淫液涂在她高耸的双乳上,用手指捻动她的乳头,吻着她的耳朵说:"玲玲性奴,感觉好吗?看来你丈夫从来没有给过你这样的感觉。""哥哥,你弄死我了,太舒服了,嗯,没有,从来没有,哥哥,我爱你,你太好了,我一生一世都是你的,啊……哥哥,不要抛弃我。"她无力的像是无意识般的说,同时转头狂吻我,双手紧紧地抱住我。


  我用力捻拧她的乳头,她皱起了眉,我说:"玲玲性奴,疼吗?""不!哥哥,我好幸福,再疼我也能受得了,哥哥,用力的要我吧。"她眼中流出了泪水,同时由于强忍着疼痛而使得全身颤抖着。
  马建玲慢慢地适应了来自乳头得疼痛,当我停止捻动,用手掌包在乳房上,用手心轻轻地摩擦她变得极度敏感的乳头,一边用舌头舔另一个,火热的舌头令她刺激得呻吟起来。见她有开始动情,我用手再次开始刺激她的肉芽,一边揉弄一边说:"这是什么?""我不知道。"她羞愧的回答。
  "你身上的东西你不知道,说出来我摸的是你的什么?"我坚定地要求。
  "是……是阴户!"马建玲羞愧地用手捂住脸,浑身白皙的肌肤变得更红。
  "不要说阴户,要说骚屄,快说不然打屁股了。"我手上用力,同时两根手指捅入了她的体内,她不知该怎么回答,从未有过的、有违传统道德的性爱使她感到极度的羞耻,可奇怪的是听到我的要求,竟然使自己产生了莫名的冲动,随着手指的抠挖,强烈的刺激令她再次亢奋起来。
  但她知道不能不说,几次张嘴后,在我快速的抠挖下她忍不住说:"是……是玲玲的……啊哥哥……羞死了,饶了我吧……啊……"她在我再次加快速度进出她的性道,同时用牙咬着她已经红肿的乳头时彻底的崩溃了。
  "啊……哥哥,不要,玲玲说了,是玲玲的……骚屄。"说完竟然几乎达到了高潮,全身扭动着。
  "记住以后不许说学名,不然会受罚的。"
  我也由于刚才的行为感到了强烈的刺激,我抽出手指解开浴巾,手扶着阳具 一下就给她插了进去,她一下全身绷紧,嘴里"啊……!"惨叫起来,并且躲避着我的进攻,双手搂住我说:"哥哥,玲玲好痛,轻点好吗?"我只好放慢了速度,慢慢地蠕动,让她逐渐适应我粗大的阳具。少时她开始下意识的配合着我,这说明她性道的奇痒使她急需用摩擦来解决,我知道她的身体机能已经调整适应了。我开始由慢到快的抽插,做活塞运动,她很快就有了快感,而且由于药物的作用,使得她快感急速的爬升。
  不一会她骚屄的阴道开始抽搐,全身开始绷紧,喘息越来越急促。双手用力抱紧我,嘴里夹杂着不停的呻吟声说:"噢……哥哥,好舒服,嗯……用力,我要来了,哥哥……啊!"她一声长叫,胯部上挺,全身绷紧,性道内像嘴一样吸吮着我的阳具,随着我的抽插她的性道腔室里发出了"叽咕、叽咕……嗤……"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淫秽。
  在她第三次高潮时我也忍不住输精管的脉动,强烈的喷射将她送上了无比的快乐颠峰。同时热烫的精液使她全身在高潮中颤抖着,嘴里已经发不出声音,只有粗重的喘息,本能的调节着大脑缺氧的生理现象,然后像死鱼一样瘫在那里,只有布满了抓痕的乳房随着急促的喘息不停地起伏,才知道她还有生机。
  我退出开始收缩的阳具,由于粗大的阳具长时间的抽插,一时无法恢复的小阴唇像嘴一样张着,穴口形成一个杏子大小的洞,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白色的精液,慢慢地往外合着她的淫液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