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奴场上的奴姬》(十)狂宴派对

作者:admin来源:人气:370

“公主,你的计划我大概知道了,但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一点?”中年骑士
利德提出了他的顾虑。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琳蒂斯点点头,“但现在我们所能挣取到的有利
条件实在太少了,我想唯一的机会就只能押在他们所意想不到的地方,出奇制胜
才是关键。对了,你这次出去有什么发现吗?我哥哥是不是还活着?阿塞蕾亚的
情况怎么样了?”  “抱歉,我不知道。”利德缓缓地摇了摇头,“这两个月我的确潜回阿塞蕾
亚王家,公主……那里的情况实在太惨了,我想您还是不必知道为好。”  “不,请告诉我,我有这个义务知道。”琳蒂斯静静地下令。  “现在阿塞蕾亚王国几乎被帝国军完全所占领了,然而他们追求的并不是统
治,而是劫掠。所有的市镇都被洗劫一空之后,他们安排了几个残暴的将军驻军
于重要的城市,开始强行征收普通的市民做为奴隶,大量的人口流离失所,妻离
子散。我走在大街上到处可以看到被烧毁的房屋,妇孺的恸哭之声仿佛响彻大
地。”  琳蒂斯默默地垂下头,咬了咬牙,“同盟军完全没有任何动作吗?”  “同盟军节节败退,都已经自顾不暇了。而且如果没有正统继承人的话,即
使是同盟国他们也师出无名,布雷斯特的雷恩王子又失踪到现在……”  “我哥哥呢?还是没有确切的消息?”  “我不知道。”利德叹了口气,“的确民间可以听到一些消息。传闻自从阿
塞蕾亚失陷以来,就出现了一个金发的幽灵战士,他神出鬼没于暴政者的府邸,
用剑切开他们的喉咙然后悄然离去,无论动用多少兵力都无法找到他的影踪,所
以人们纷纷传言这是王子在复仇。但至今为止包括阿塞蕾亚的人民都没有任何一
个人看见过这个幽灵战士的真面目。”  “这,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或许是大家潜意识里都希望王子能够回来吧。国不可一日无君,公主……
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要有一个领导者站出来。”利德紧紧地握住女孩的手。  “你是说我?”公主一把推开他,“不,这不可能的,利德。你难道以为我
回去大家还会认可我吗,别傻了。我现在已经是个声名远扬的婊子了,我们同盟
国绝不可能认一个被无数人上过的婊子为公主,这才是现实!”琳蒂斯低着头让
长长的金色秀发掩住自己的脸颊,她的双肩在微微颤抖,  “不,不会的,相信我,到时候一定会好起来的,如果人们都知道你一直以
来都忍辱负重为了他们的话,一定会谅解你的。”  “你好傻,真的。”女孩别过头,凄楚地一笑,“不过算了,我们现在先考
虑面前的情况吧。你是我计划中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那会很危险……你会帮
我吗?”  “当然,我的剑就是为您而生的。”利德单膝下跪行了个骑士礼,“只是,
另外一个执行人,公主你确定真的能相信他吗?”  “是的,我完全相信他。”女孩甜甜一笑,“他是个能够托付的男人,我保
证。”  她的脸上竟然带有红晕。     ***    ***    ***    ***  夜色,灯火通明的塞拉曼富人街的一角,“金色马蹄”商会会长巴尔曼主持
的交际舞会在一幢奢华的巨形建筑物里举行,与城东贫困落寞的穷人街形成强烈
对比的,是一幢幢富丽堂皇的华丽建筑,其中构筑之奢华连琳蒂斯这个公主也颇
为感叹。这里就是塞拉曼,一个以金钱和武力所支配的国度,权贵者在柔和的灯
光下,身着华贵的礼服,品享着美酒和美食。  这里有最好的食物,最佳的美酒,以及诱人的美女,他们毫无忌惮地畅谈
着,弱者、奴隶、邪教和性的欢乐,谈论一切能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充分享受
作为支配者的快乐。  道德、伦理所有世俗的约束在这个宴会上变得荡然无存,男男女女纷纷褪下
人伦的面具,放纵自己的欲望,沉浸在这样一个疯狂的派对之中,在煽情的乐声
之中,男人和女人尽情地交欢着,其中有很多贵妇人,但更多的是身为奴隶的可
怜女孩,没有人格,没有尊严,被奴隶富商们用尽各种各样的方法玩弄着。呻
吟、嘲笑、哭喊和哀求充斥着整个大厅。  琳蒂斯或许是幸运的,因为她至少无需像隔壁大厅的女孩一样承受着皮肉之
痛。公主以及其他一些可怜的女人就这样被迫站在大厅的中央,一动不动地全身
沐浴在男性的目光中。  这被认为是一种更为高档次的活动,女孩穿着一件纯白带有蕾丝金边的洋
装,名贵的布料和精致的装饰标示着服装的价格不菲。而且服装不仅做工考究,
还被有意施于了各种各样大胆的设计,露出光滑雪白的后背,两个饱满丰满的乳
房被衬托出来,同时在双乳中央的地方却开了一道狭长的口子,将粉红的乳头暴
露在外。  同时下体只有一条薄薄的内裤,而且同样在女性最隐私的部分设计有一个长
条型的开口,不仅如此,衣服吹弹可破的质地更让她感到无可适从。如此一来,
贵妇和娼妓一样的打扮在女孩的身上获得了一种异样的平衡,让她看起来尤其性
感。  如果被高密集的视奸还可以忍受的话,那么禁止移动、禁止发出声响才是最
为糟糕的事情。这是一种富商们最喜欢玩的游戏,让女孩子们这样半裸地站在众
人的眼线之中,展示着自己美妙的身体以及设计师精心设计的服装,然后他们会
纷纷走上前,笑着伸出他们贪婪的手在一个个可怜的肉体上触摸,不断地刺激
着,欣赏着她们竭力忍受刺激却又丝毫不敢动一动的窘迫神情,与隔壁疯狂的乱
交派对不同,富商们认为这才是最高档次的享受。  “哦,这件服装很不错呢,质料上乘,而且这模特更是出色。巴尔曼会长,
看来你是铁了心要赢得这次的比赛啊。”一个绅士模样人走上前,目光停留在琳
蒂斯身上。  “当然,这是我特意从那个劳伯斯手里租过来的货品,配上这件用重金打造
的礼服,这次的展示大会胜利者非我莫属啊。”巴尔曼得意地笑起来。  “可是,别人的看起来也不错哦。”  “那是,不过我这次的展品也是特殊的,不信你可以摸摸这质感。这可是东
方帝国才出产的丝绸,和你们常用的那种档次不一样。”  “呃!”听到这句话,琳蒂斯不禁吓了一跳。  “刚才我好像听到了什么?”男子煞有其事地说了一句,这是一种非常有趣
的活动,为了增强凌虐感,每个人都必须非常的入戏。  巴尔曼狠狠地瞪了女孩一眼,马上陪笑道,“没有没有,这只是单纯的人偶
而已,随便你怎么触摸她都不会发出一点声音的。”  “不要,求求你,这太难忍受了。”公主在心里一个尽地摇头,但脸上却不
敢有丝毫的表情。  “是啊,我怎把这个忘了呢。”男子敲了敲脑袋。  绅士走上前伸出手抚摸起女孩秀美的脸颊,从上往下,看着眼前少女痛苦的
眼神,然后嘲笑一声,将手滑向锁骨继续下降直到胸口,接着伸出两根手指探进
惹人的乳沟之中,色情地抠挖了几下,然后从下面托起乳房掂了掂。  “!!”手指的触摸让她全身发颤,被内衣包裹住的部位本来就非常少,此
时手指所带来的触感更强烈地传到了自己的身上,让她站立不稳。  “嗯,看来你说得不错,这个触感很不错。”男子嘿嘿地笑了笑,“两方面
来说都是如此。”  “哦……这个就是巴尔曼会长出展的新作品吗?”一个瘦长的绅士模样男
子,突然从背后伸出手将琳蒂斯的左乳直接拉了出来。  “啊。”乳房受到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公主难以忍受,然而她只能紧紧地咬紧
牙关,却不敢动一动。  “嗯,看起来非常不错啊。这新的款式也设计的很好,你怎么想到在乳房的
中央开口的?”男子边感叹一边继续摇动自己的双手,就好像恶戏一般将女孩的
乳房上下左右不断地拉扯,把玩着。  “哪里,哪里,曼沙会长过奖了。”巴尔曼得意地拿起旁边的葡萄酒一饮而
尽。  “咳!!!!!!!!!”不断的刺激和挑逗让女孩痛苦万分,身体也开始
变得不听使唤,慢慢产生了变化。  “哈,果然勃起来了啊。”看到这个场景的绅士,更加得意得摆弄起女孩的
乳房起来。  “嗯,似乎很有弹性啊,不过我想看看透气性如何?”站在前面的那个绅士
这一次将手放到了琳蒂斯的身下。从臀部开始,慢慢地抚摸享受着女孩的肉感,
然后移到她的股间,接着微笑着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点了点那敏感的阴蒂。  “啊!!!”触电一样的刺激袭上公主的全身,她差一点栽倒下去。  “哦,很不错很不错,我相当的满意啊,巴尔曼会长。”绅士挑逗了一会儿
之后将手移向女孩的私隐处抚摸起来。  “嗯嗯,相当的柔软和温暖呢。”  “咳!!!”琳蒂斯闭起眼睛,长期如此僵硬的站立让她很难把握住平稳,
此刻大量的汗水已经出现在她的身上,全身看起来湿漉漉的,原本就单薄的内衣
完全贴在了女孩的肌肤之上,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男子完全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继续玩弄着,享受着女孩痛苦的表情。  “哈……哈……哈。”女孩的额头上渗出大量的汗珠,身体也开始轻微的摇
晃。  她感到自己的下体就像麻痹了一样,然后敏感部分强烈的刺激让她不停地发
出低沉的呻吟,身体轻微地反弓,全身不断渗出粘稠的汗液。  “啊!!!!!”琳蒂斯身体终于已经到达了极限,她两眼一黑脚一软倒了
下去,但一双大手在后面牢牢接住了她。  “喂喂,你就这么倒下去可不行啊,哎算了,我还有最后一项展示没有给大
家看呢。”巴尔曼狞笑着。  “还……还有什么?”琳蒂斯几乎是感到一阵眩晕。  巴尔曼打了个响指,几个侍从匆匆走上前搬过来一个长桌,长桌上还放有一
个玻璃盆子。“站上去,双脚趴开蹲在盆子上面。”他如此命令道。  “这,我做不到……”女孩小声哀求,她实在是太累了。  “哦?”巴尔曼挑了挑眉。  看着眼前男人凶恶的眼神,公主很明白此时如果拒绝的话一定会让商人脸面
无光,这样自己接下来的处境一定更惨。于是她只有微微地点点头,颤抖着跨上
台桌。台桌的高度很高,女孩可以感到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的下体,这让她
更羞耻了。  “我,我该怎么做?”琳蒂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玻璃盆。  “蹲下来,两脚趴开,我要你用那高贵的下边正对着盆口。”  “呜。”琳蒂斯咬了咬牙,她明白自己别无选择,只得一点一点地蹲下身
子,然后一边颤抖一边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下慢慢分开自己雪白丰满的大腿,将女
性的隐私之处完全暴露在众人之下。  “你……你还想要干什么?”如此的模样简直让她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不过巴尔曼没有理她,而是转过身面对围过来的绅士们。  “我说过这次的内衣是特殊的,我在上面沫上了一层玩意儿。取水来!”  很快又有两个侍从推着一个圆桌过来,打开一看才知道里面是冰制的凉水,
巴尔曼笑着盛了一杯出来,然后走到琳蒂斯身旁,慢慢地,就像对待一件艺术品
一样将冰凉的水均匀地倒地了女孩半裸的身体上面。  “啊!!!”突然袭来的刺骨寒意让她忍不住浑身打颤,用作重心的脚尖变
得力不从心,大腿也开始前后晃动,整个人摇摇欲坠。  “坚持住,不许倒下来。”巴尔曼残忍地命令道。  冰冷的凉水一点一点从女孩雪白的颈部向下滑去,慢慢滑向尖挺的乳房,凉
水在乳房上流连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向乳沟涌去,接着从乳沟底下滴到她丰满的大
腿根部,最后顺过肌肤的空隙来到了女孩敏感的私处,才一滴一滴掉进了胯下的
玻璃盆上面。  原本就单薄如纱的衣服此刻被凉水一淋,更是变得全部透明起来,就好像薄
纸一样贴在女孩的身上,如果不细看的话肯本看不出来公主的身上还贴有一层衣
服。  “这材质??我也来试试!!”曼沙迫不急及待的也盛起一杯凉水,从琳蒂
斯的颈部慢慢倒下去,这一次是右边。当凉水最终从私处滴进玻璃盆的时候,女
孩右边的衣服也变得全部透明起来。  “哦……真不错啊。”富商感叹着,然后争先恐后的盛起一杯又一杯冰冷的
凉水,从女孩身上倾倒下来。  “不要,好冷,好冷。”琳蒂斯哀求着,浑身颤抖着,眼看着一杯又一杯的
凉水淋过自己的身体。她想求救,却又不敢动哪怕半步,就像一只落入狼群的羔
羊一般无助地呻吟着,这倒更增添了所有人的施虐心。  很快,女孩全身就被淋遍了,就像一只凄惨的落汤鸡一样。但即使如此,她
还是保持着先前青蛙半蹲一样的态势,不敢动一动。  “好了,接下来才是最美妙的地方!”巴尔曼笑着用杯子在玻璃盆中取出一
杯水,然后笑着一饮而尽!  “各位不妨也试试,这可是阿塞蕾亚高贵的蓝宝石公主所产下的玉液哦,我
敢保证各位一定会喜欢的。”  “是吗?那我试试了。”曼沙会长半信半疑地抿了一口。“哦……甜的,有
如甘蜜一般甜美,还有一股芬芳的香味!”  “哦?真的?那我们也试试。”见到曼沙会长如此称赞,所有的商人也忍不
住了,纷纷拿起酒杯盛水喝了起来。  “啊,真的嘛,这简直太好喝了。”  “是啊是啊,巴尔曼会长,你是怎么做的,我们也想试试。”绅士们的脸庞
因为兴奋而发红。  “哪里哪里,各位过奖了。这是一种取自东方帝国才出产的特制薄纱,这种
薄纱的特性就是吸附性极佳,所以在剪裁的时候在外表涂上一层蜜浆然后封存起
来就可以。至于那股芬芳的香味嘛,当然是源于我们蓝宝石公主的体香啦,不过
很显然其中我们也用药材加工和过滤过的。  “真是太棒了,真亏你能想得出这种点子。你这样的一套衣服能制造出多少
盆蜜水,我也想回去给我的女奴用用。”  “我也是第一次试用啊,请大家尽管喝,这一次一定请大家喝个痛快。喝到
再也尝不出蜜为止!!来人啊,再来一盆凉水过来!”  “哦,不!!!!!不!!!!!”琳蒂斯低声抽泣起来,只是没有任何人
看到和听到,所有在场的男人都沉浸在了那种疯狂的快感之中,至于公主的感
受?没有一个人关心……     ***    ***    ***    ***  “哼哼,真是悲惨呐,我的好妹妹,阿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正当琳蒂斯
倒在床上以求得片刻休息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然后锁住了门。  “姐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琳蒂斯吃惊地站起来。  “怎么了,想念我了?”妮娜挑了挑眉。  “我……”女孩看了看她的姐姐,然后难过地把脸侧开,她不知道该用什么
表情来面对,毕竟对方是自己的亲姐姐,恨意能有多大?  “哼,还是和以前一样啊。就算身体被玩成那样了,仍然还能带着这种怜悯
的表情面对背弃自己的人。你知不知道,现在整个奴隶营都视你为恶魔、荡妇,
认为你出卖了身体背弃了所有信赖你的人,他们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即使是
这样你仍然愿意帮助他们?”  “他们……”女孩点了点头,“他们只是不知情而已。”  “不知情?”妮娜冷笑着哼了一声,“他们只是不愿意知情而已,因为你是
他们的公主,所以无论做错了做对了都是你的责任,如果你把他们救出来了,都
是你公主理所当然的义务,而如果你没能救出来,他们就会认为你无能,甚至背
叛了他们,所有人恨意都会集中在你身上。哼,我已经看透了这群人!什么贵族
王家,难道我们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吗,为什么要我们承担这么多东西?”  接着,她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料不到的举动,妮娜对她妹妹伸出了手,“来
吧,你是我妹妹所以我才告诉你这些,这是为了你好。和我站在同一阵线上,我
们付出了这么多,到头来却落得这种下场,你甘心吗?”  “你。”琳蒂斯盼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姐姐,看着她走向另一个极端,“你
是什么意思?”  “我要你和我联手,我们可以反过来利用这里的奴隶主进行复仇。你知道
吗,眼泪和女人身体下面那个洞是她们最有利的武器,只要能够擅用这些,自会
有无数的男人跑过来向你献媚,成为你的利剑。”她笑了笑,笑得无比妖媚,
“两种剑都免费。”  “复仇?向谁复仇?”女孩越来越吃惊了。  “向所有人。”妮娜残酷地笑了起来,“向所有背叛过我们的人,蔑视过我
们的人展开报复,让他们付出代价,这是不是很美妙?”  “姐姐,那个男人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会让你有这种想法?”琳蒂斯呆呆地
看着她的姐姐,在她眼前的女人好像不再是自己的姐姐,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就像诗歌中堕落的魔女一样。  “对一个女人来说,最残忍最残忍的事情。”妮娜的表情仿佛见过地狱一
样,“不过也多亏了这件事情,让我明白自己之前所坚持和视之如生命的东西有
多少可笑。好了,给我个答复吧,你愿不愿意与我合作?”  面对姐姐的提议,接下来是长长的沉默,琳蒂斯低垂着头,在矛盾和痛苦之
中挣扎了好久才抬起头。  “绝不。”她重重地吐出这两个字。  惊愕的表情写在妮娜的脸上,她脸色惨白,愣了好久。然后忽然疯狂地大笑
起来,“哈哈哈哈,不愧是以怜悯和善良而闻名的蓝宝石公主,不愧是我的好妹
妹啊,这样我越来越期待看到你信守那可笑的责任和义务,然后被臣民们抛弃和
鄙夷时的表情了,那一定会动人心弦的。”  “你,你到底知道些什么?”琳蒂斯的脸上没有了颜色。  “知道了你最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你一直以来背着劳伯斯在做些什么?
哼,本来我也察觉不出来的,如果你将计划的进展放慢的话。但你实在太急迫
了,这是为什么,难道你也忍受不住这无止境的凌辱了吗?”  “我……”  “哦,瞧我这记性,你是我们美丽善良的蓝宝石公主,为了你所爱的臣民什
么苦都能承受得住吧?那又是为了什么呢,我想想。”妮娜的表情越来越得意,
“对,一定是你那个可怜的好朋友吧,法拉米娅的第一公主伊利娅!想必是劳伯
斯对她的猜疑越来越强了,而且即使是法拉米娅这样的大国,无论国君怎么努力
掩盖真相,堂堂第一公主失踪的事实绝对掩盖不久的。你就是怕劳伯斯明白伊利
娅真实的身份吧?”  “不,不要说下去了。怎么会,你怎么会……”琳蒂斯站起身,愕然地看着
姐姐。  “看你惊慌的那样子,被我说中了吧。别人不知道,但我可是最了解你了,
毕竟你是我亲爱的妹妹嘛。”妮娜上前一步,将脸凑到琳蒂斯面前,“然而很遗
憾,即然你不愿意站在我这一边,那劳伯斯就马上会知道这件事情了,很快……
或许就在今晚……这样你还是不愿意和我合作吗?”  “不,求求你不要这样逼我。”女孩痛苦地摇着头,“那样是没有结果
的。”  “那么……”妮娜媚笑着用手指滑过妹妹的脸庞,“这样我就离开了,我会
很期待的……今天晚上的晚宴……”  突然间,妮娜的表情忽然变得扭曲,她缓缓地转过头,惊恐地发现一把匕首
刺进了自己的致命处。鲜血溅了出来,溅在握着匕首颤抖的双手上。  “琳蒂斯?”妮娜的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匕首的主人连忙抱住了她,女孩
此刻已经泪流满面,“我好像忘了……你是神殿的神官…你知道如何用匕首。”  “姐姐!!!!!!!”琳蒂斯不住的抽泣,或许现在只有眼泪才能表达她
痛苦和矛盾的心情。  “我……真没想到你会这样做。但是啊……最终你自己也不会得到好结果
的……劳伯斯,他可能已经察觉到了你的行动。”痛苦已经完全占据了妮娜的身
体,她挣扎了一下,挤出最后一个嘲弄的微笑,“你的那个好男人,恐怕已
经……”  “阿鲁?”琳蒂斯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  “弑亲者……必遭咀咒……”说罢她头一歪,倒了下去。  这是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    ***    ***    ***  “王子,再过两天就可以到达塞拉曼了。”  位于塞拉曼城西的原始森林外,是无边无限的荒沙大漠,那里长年经受着烈
日的炙烤,水资源极度匮乏,而且大漠中还生存着例如蛇、蝎甚至沙虫和蝎尾狮
这样的魔兽,对于旅行者来说是相当危险的区域。如果没有当地人指路的话,普
通的旅客很容易在荒漠中迷失方面,然后力竭而死,不过此时却有一群旅行者模
样的人身披斗篷风尘仆仆地行走在这人烟罕至的区域。  “终于要到了吗?可真是遥远啊,我想我可以理解为什么塞拉曼能够长期屹
立于此了。任何军队想要穿过这片荒漠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雷恩王子说的没错。”一个青年男子走到王子身边,“不仅是天然的屏
障,也是我们奴隶行业的保证,因为就算有人能够逃出城市,也绝不可能在这样
的荒漠之中生存。”  “哼,你们塞拉曼人倒还真是引以为荣啊。”雷恩嗤之以鼻。  “殿下,塞拉曼只是一个国家,而不是一个民族。”男子深深行了个礼,
“据考证,在下的血统源于东西帝国中曾经最为荣耀的一族。”  “算了。”王子挥了挥手,“我可没兴趣听你扯这些,我现在只想知道,我
如何才能相信你不会在城中背叛我。”  “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您当场在这里杀了我,死人是绝对不会背叛的。”男
子笑了笑,“第二种就是您现在转过头往回走,这样我也就不会背叛您了。”  “你明知道我两种都不会选。”  “恕我直言,您既然已经完成了原定的目标,那么应该回去享受战果,而不
是冒险绕路前来塞拉曼。”男子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爱情会使人盲目,殿
下。”  “哦,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现在正处于对立状态吧。”王子挑了挑眉。  “你为什么对我关心起来了?”  “为了回报您的不杀之恩。”男子虚伪地行了个礼。  “殿下,这样说可能有些不合适,但琳蒂斯公主恐怕已经……”一个骑士模
样的人走上前来。  “我知道,我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王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但有些事
情我一定要亲眼弄清楚,很抱歉,就再陪我任性这么一次吧。我答应你们,这件
事过后我就会把一切都忘了,全心全意地投入抗争。”  “我明白了,王子。”骑士垂下眼皮。  “琳蒂斯……你还安在吗?哦,诸神在上,请一定要保祜她。”王子将头仰
向天空,默默地祈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