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邪医的风流韵事之村妇与护士的3P激情欢爽完(作者:流萤小扇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448




甄风留是个医术高超的年轻中医,他在镇上开办了一所私人诊所。

这夜,他独自呆在诊所中看电视。

一个女人突然从外面推门而入...

她身披一件墨绿色的雨衣,看不清容貌。手里拎着一个针织兜子。甄风留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

“这么晚了,我们不看病了。您请回吧。”甄风留觉得赚钱重要,但是自己的快乐更重要。该休息就得休息。管她是男还是女!

女人在门口跺了几下脚上的泥巴,摘下雨帽,露出一个亲切的笑脸。“俺不是来看病的。你没吃饭吧,俺给你炖了鸡汤,特地拿给你喝的。”

“呃……翠瓶嫂,你咋来了?”甄风留惊讶得很。自从上次给她看完病后便一直和她没啥接触。听说葛壮去外头打工去了。没想到她今天竟然主动来给自己送吃的。甄风留小小地感动了一下。

“呵呵,俺早就想来看你了,只是地里的活没人干,俺天天晚上得给稻田放水,这不正好今天下雨,俺就来看看你。”翠瓶说着向里面张望着,似乎有点紧张。

“进来坐吧,谢谢嫂子啦。还给俺炖了鸡汤。俺最稀罕喝这个啦,自从俺娘去世后就再也没有喝过。”甄风留接过饭盒高兴地说。

“那你多喝点。”翠瓶抿嘴笑着坐了下来。一面把沾满泥巴的双脚往里收了收,很怕弄脏诊所的瓷砖地面。

甄风留瞟了一眼,心下有些怜悯这个女人。谨小慎微,善解人意,和蔼可亲,像什么呢?有点像娘的感觉。只是那感觉好遥远啊!

“好喝吗?”翠瓶温柔地看着甄风留问道。

“嗯,真好喝,跟俺娘做的味道差不多。”

翠瓶腼腆地笑了,双手互搓着,打量着周围环境道:“你这屋子不错啊!真干净!平时都是谁帮你收拾卫生啊?”

“唉!都是我们自已动手,有时候护士收拾,我有空的时候也收拾。哎呀,对了。我正想雇一个打扫卫生的呢,翠瓶嫂,不知你愿不愿意干?”甄风留想到翠瓶家的情况很困难。她婆婆长年抱病,家里田地又少。底子薄。就算葛壮去外头打工,赚的钱也不够她娘医药费的。不如把这个机会给翠瓶吧,也算帮了她。

“好啊,那一个月能给多少钱?”翠瓶眼睛一亮。她是一个很贤惠勤快的女人,只是命不好。嫁了个穷人家。

“暂时八百,等以后诊所效益好了还跟着涨。”甄风留兹溜兹溜地喝着鸡汤道。

“那俺乐意干。”翠瓶干脆地说。很急切的样子。心里高兴极了。自己正愁着家里没钱,柱子该换身衣裳了,衣服裤子都小了,孩子穿着紧巴巴的。做娘的看了心疼。却没有办法,农村一年到头只有秋后才能拿到钱。平时都是没有钱进账的。自己卖鸡蛋攒点钱都给葛壮拿去做盘缠去了。

“那好,打明个儿起你就来吧,时间上你自由支配,你啥时候有时间就啥时候来打扫卫生。只要诊所里面干净了就成。”甄风留把最后一口鸡汤都倒进嘴里说。

“中。谢谢你啊,风留!”翠瓶高兴得手足无措。苍白的脸蛋因为兴奋显出几分绯红的颜色。虽然穿着朴素,但是少-妇成熟的风-韵难掩。

“不用谢,我能帮你就帮你一把了,你也不容易!”甄风留体贴地说。双目盯着翠瓶的胸口愣住了。他发现翠瓶胸口的纽扣不知何时丢了,此刻被她的大胸给撑开一个大大的缝隙,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白与嫩,饱又满的两座雪峰。两颗暗紫色的葡萄粒倔强的昂起了头。

甄风留的呼吸不由得加重起来。而翠瓶却浑然不知,反而在此脱下了雨衣,在她动作的时候,两只玉兔几乎要破衣而出了。甄风留努力控制着自己,可还是起了反应。

一打眼忽然看见翠瓶的半拉身子都湿了。便问:“翠瓶嫂,你的衣裳咋湿了?”

翠瓶低头扫了一眼,脸唰地一下红了。低头拽拽掉了扣子的地方说:“雨衣破了,漏了雨水进来。”她似乎为自己的贫穷而倍感窘迫。

“这样会着凉的,万一你感冒了,你家那么多活谁来替你干。跟我上楼吧。我给你找高护士服先穿着。”

翠瓶低着头像犯错似的跟他上了楼。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甄风留打开立柜,从里面拿出一套崭新的护士服出来。“翠瓶嫂,你穿上吧。正好我多买了一套,这套就给你穿吧。”

“俺,那好吧。”翠瓶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面露欣喜。轻轻地抚与摸着那护士服的料子。

“你换吧,我转过身去。”甄风留说着背过身去,脚步却像灌铅了似的挪不动。他真的很渴望能看到她的身子。不知为什么在这个雨夜,他感觉是那么的寂寞。

“嗯那。”翠瓶麻利地褪了身上淋湿了的衣裳。甄风留从余光中瞥到了一个窈窕而净白的女人身子。一股热血涌上头顶,他冲动地上前两步,一把从后面搂住翠瓶。疯-狂地亲着她的后脖颈。呢喃道:“翠瓶嫂,我好喜欢你!”

“啊!风,风留,你这是干啥?不,不要……”翠瓶的抵抗随着甄风留狂-热的吻而渐渐瓦解。她的心里其实是那么的渴望,那么地喜欢他。不然她也不会在雨夜独自来看他了。

“你知道吗,其实你很美!”甄风留一面亲着她背上的每一寸肌肤,一面扯下她的阔腿裤。那迷人的平滑的后背,那匀称的双腿都让他激动不已。他冲动而急躁地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来,朝里面的大床上走去。

将翠瓶温柔地放倒在大床上,看着惊恐而又羞涩的翠瓶如一只雪白的小兔子一般蜷缩在床上,甄风留霸道地一把扯下她的底-裤,猛地分开她的双腿,在她的双腿间蹲了下去……

甄风留一口将翠瓶的阴阜上的小豌豆含入嘴里,温热有力的舌尖邪气的来回撩拨粉红的阴蒂,舌头更是毫不客气的直往阴道里挤。

??「啊┅┅啊┅┅好舒服┅┅要死了┅┅啊┅┅天┅┅啊┅┅」

翠瓶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娇吟的嗓音显得淫荡,幽溪内的淫水不停的溢出,特殊的香气散漫在甄风留的鼻尖,惹得刚下腹竖直的铁杵更加刚硬,欲望几近难耐,甄风留提枪一挺,破城门而入,直捣翠瓶的花芯。

??甄风留的脊椎霎时窜过阵阵爽快感觉。同时,翠瓶顿时全身一颤,差点弹了起来。但甄风留似乎已经料到翠瓶的反应,下身抽插颇有节奏,双手握住雪白的双乳,俯身匍匐在她的胸膛,嘴里允吸小葡萄,轻咬重舔,身下的翠瓶越是扭捏身子,她的爽感越是强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翠瓶已接近嘶喊,完全说不出话来,那快速抽动带来的快感,像是万箭齐发般的冲击翠瓶每一个毛细孔,也宛如腾云驾雾般攀越仙境。

久旱逢甘霖,形容的就是翠瓶此时的情形。

很快,她到达前所未有的高潮,大量的阴精狂喷而出,足足有平时两倍之多。

甄风留却是铁枪不倒,九浅一深的节奏,每一次深入依旧凶猛有力,[吧唧吧唧]捣米般的暧昧声响冲刺在空气中。

窗外的雨声滴答掩盖了一室萎靡春光吟唱。

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悄然响起,甄风留耳尖却是听见了的,他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邪气的笑意荡漾开来,能有诊所的钥匙,当属护士小琴了。

“啊...”一声尖叫声乍然响彻狭小的卧房,开口的女孩约摸20出头,两条眉毛浓黑,配上丹凤眼,高鼻梁,模样属于甜美派的。

翠瓶一时不知所措,甄风留分神抽插的动作没有停止,双手稳住翠瓶的腰身,眨眼笑着示意她放心,然后才偏头望向呆站在门口处的小琴,大方的与她对视,眸光中的意味深长。

小琴面容尴尬,僵硬地露出两个小酒窝,“你们...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的包落下了,没钥匙进家门,才折回来。”说罢,她垂下头,快步走向衣柜旁的挂衣钩下取下她的挎包。

翠瓶见小琴的包挂在这间房间,心想她此时躺在小琴护士的休息室的床上与甄大夫做苟且之事,暗衬小琴护士会不会不高兴,翠瓶也担心她的不耻之事外泄。越是这么猜测,翠瓶的心越是惴惴不安,身子也随之变僵硬不自然。

“小琴,今晚留下来陪我。”甄风留沉声说道,他心中三思后,决定享齐人之福。

甄风留凝着翠瓶,认真说道,“翠瓶嫂子,小琴是我的人,你也是我的人,我的初衷是带给你们快乐,并不是造成你们更大的烦恼,你可懂我的心意。”

翠瓶眼睑有点湿润,心中十分感动,挣扎了一会,最终启开唇瓣应道,“我懂。”

“风留哥,我们一起让翠瓶姐享受人间最美好的欢爱感受吧。”小琴是90后女孩,思想放的开,她从第一次见到甄风留时就被他浑身无形中散发的傲然的魅力吸引,意外成为他的女人后,更是痴迷他的床上功夫,每每都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很好,小琴宝贝真乖,快把衣服脱了,躺上床来。”甄风留满意一笑,给他儒雅的五官更添几抹邪恶。

甄风留退出翠瓶的身子,下了床,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几件玩意丢给小琴,小琴脸颊骤然绯红,她半跪在床上,掰开翠瓶的双脚。

看到翠瓶淡红色夹着浅紫色的大鲍鱼时,她小心脏嘭嘭加速,淫荡的欲念催使她伸出魔爪,探向翠瓶的鲍鱼肉。

翠瓶被小琴的动作吓到了,但惊讶的声音被扼杀在喉中,此时甄风留将他的鸡巴塞进了翠瓶的嘴巴,小琴也已经将开启到最大档位的电动跳蛋塞进翠瓶的穴中,同时,小琴的又打开另一根颤动棒,对准翠瓶的阴蒂,轻柔的按摩她的阴蒂。

[啊...噢...嗯....]翠瓶全身猛烈的颤抖,腰身明显的向上弓起,随着舒服的呻吟,身子无力的瘫在床上。

[哈哈哈,翠瓶姐太弱了,才这么一下子,她就受不了啦。]小琴窃笑出声,她抽掉按摩翠瓶的颤动棒,转向对准自己的阴蒂,启动开关,眯着眼睛惬意的享受颤动刺激神经带来的快感,[啊...]小琴嗲嗲的呻吟。

甄风留被翠瓶和小琴的呻吟声刺激的鸡巴雄起,他本身修炼的心法内功就有持久不衰的功力,如此美人在怀,他再也按捺不住,鸡巴抽离翠瓶的嘴巴,粗鲁的拽着小琴的腰身,一杆挺起直插入底。

[噢...风流哥哥的鸡鸡好棒哟,嗯...好舒服啊...噢...]小琴醉了,美美的呻吟,最后一抹清醒的意识教她不忘记捡起一旁的颤动棒抚摸翠瓶的阴蒂,[啊...]翠瓶刚缓下去的情欲立即比挑逗起来,最大档位的颤动棒引起子宫强烈的收缩,涌出一汩汩热源,小穴里的电动跳蛋上窜下跳,对于这个平时性生活保守的女人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刺激。

甄风留猛力且持续不断的抽插小琴五百下之后,小琴迎来第一次高潮,子宫强烈的收缩如千百张小嘴吸住甄风留的龟头,他畅快的呻吟,[噢...嘶.]

床上的三人被一道道快感掠过脊椎,身体发出最原始的语言,舒服的呻吟。

甄风留看小琴累倒了,拔掉翠瓶穴中的跳蛋,塞进小琴的粉穴中,并拿了一根滚珠棒,吐了一口唾沫抹在上面,插入小琴的后庭中,调成最大档位。

小琴的脊椎立即颤抖,[啊.....我不行了...这个太强烈了...太刺激了...]

“琴宝贝,来,伺候你翠瓶姐。]甄风留抱起翠瓶,放到小琴身上,让翠瓶趴在上层,甄风留一刻也不含糊,扣住翠瓶雪白的肥臀,又拿来另一根滚珠棒插入翠瓶的屁眼,然后像狗日狗一样,从后面插入翠瓶的穴中。

[噢...美死了...我要飞上天...要死了...]电动滚珠棒从翠瓶的屁眼直推直肠,甄风留的鸡巴又快又猛的在她的屄中翻江倒海,小琴的嘴巴含住翠瓶的乳头,手也不闲着,拿着电颤动棒狙击翠瓶的阴蒂。

翠瓶趴不住了,她倒在小琴身上,甄风留就把她们的电动玩具都拔掉丢到一旁,他抱起翠瓶放平在床上,然后抱起小琴放到翠瓶身上,两个女人呈69式,小琴主动舔着翠瓶的屄肉,舌尖来回撩拨,翠瓶愉悦的呻吟,她受到小琴的鼓动,也学着用舌头去撩玩小琴的粉穴。

甄风留的鸡巴从后面进入小琴的屁眼,[噢...]小琴和他同时舒服呻吟。

紧致的后庭夹得甄风留差点精关大送,幸好是练了神功,才把持住了。

他匀速的抽插,让小琴欲仙欲死,强烈的直肠撞击叫她挠心挠肺的想要爆炸。

[啊.....噢.....我不行了....风留哥哥饶了我吧....]小琴快乐着也难受着,屁眼的快感超乎了她的承受能力,她爽死了,快濒临极限了,心中不由的突起邪恶,不想放过翠瓶,拿起电颤动棒捅进翠瓶的屄内,插得很深很深。

[噢....我泄了...啊....我不行了...]电颤动棒比电跳蛋的刺激要大5倍之多,翠瓶的子宫刺激无限,再次涌出大量阴精,嘴上嚷着直饶命。
甄风留被两个女人愉爽淫荡的呻吟刺激下,飞快的拔出鸡巴,随即喷出浊白精液,撒在小琴的背上。
小琴得到解脱之后,身子瘫了下来,趴在翠瓶身上一动不动。

翠瓶也无力推开小琴不算轻的身子,她大口的喘息,平息身体上的各种刺激余感。

甄风留不由的摇了摇头,无奈的叹口气。自己神功在身,才不知疲倦,却是有点过分了,两个美女是平凡之身,确实有点纵欲过度。
最后,甄风留到浴室放了热水,把翠瓶和小琴都抱进浴缸中擦洗。

翠瓶和小琴不再像初见时的害羞,两人互相给对方擦洗身子,而站在一旁的花洒下淋浴的甄风留胯下雄风依旧,两个美女互摸无疑挑逗了他,却不得不按捺下欲望,心中暗暗决定,下次再也不准她们玩太多电动棒,要不然他的性福就得没了。

【嘿嘿,本文用词偏细腻,不用猜测,老娘是女淫,不然哪里来的那么好文采。+_=】

淫文原创求加威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