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无奈的青春期

作者:admin来源:人气:325

  一、催眠
  伴随着响彻校园的铃声,原本寂静的教室瞬间被吵闹声所充斥。结束了长达45分钟自习的学生们纷纷起身拿起早已收拾好的书包。相熟的同学相互交流周末的安排,或是结伴离开,或是相互道别。
  而我只是默默地旁观着这一切。当身旁的同桌已经和几个要好的朋友离开教室的时候,我才将铅笔盒的盖子盖上,开始整理书包。
  等我收拾好站起来的时候,教室里基本只剩下那些负责打扫卫生的值日生聚在一起聊天了。
  当看到我也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似乎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便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去年这个时候,我至少还有一个可以和我一起回去的同伴。之所以说是同伴,而不是朋友,是因为我们真的只是因为住得近而选择一起走。这种关系从未发展成友谊,如果一方因为值日之类的原因留下来,另一方也不会延长自己的在校时间。仅仅是一起回去的同伴,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
  然而这种关系也终于在分班后走到了尽头。失去了同一班级这一纽带,我们两个就再也没联系过。因此我也不得不每日独自一人踏上归途。
  就结论上来讲,这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区别。毕竟即使是两个人一起走,其实我们也不怎么交谈。
  前段时间有一本轻小说,叫做《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就和里面的男主角一样,我孤僻,没有朋友,同时对周围发生的一切冷眼旁观。因此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为了抢救一只狗而被车撞的话,自己是不是也能得到女生的青睐呢。
  当然是开玩笑的,毕竟我永远不会为了他人而让自己受伤,无论是身体还是内心,也许这才是我和书中角色的本质区别,也许这才是我永远不会有所谓青春恋爱物语的原因。
  总而言之,我就自己一个人回到了谁都不在的家里。是的,谁都不在,也永远不会在家里等着我归来。
  如果有一个心理学家在这里,他一定会说双亲的早亡是导致我现在这幅样子的原因。不过真的是这样么?我不清楚,感觉我的性格生来就是如此吧。
  不过我也不会为了现在这种状况而去责怪任何人,一方面,毕竟这种孤独的感觉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另一方面,我也有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所以孤独并不会使我困扰。
  就和往常一样,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也算是没有双亲的好处吧,我可以把那个网址的快捷方式堂而皇之地放在桌面上,这更方便我直接进入自己的世界。
  唔,只属于我的世界,真是漂亮的说法,虽然实际上这个世界并不怎么漂亮。
  具体的来说,也就是黄色网站。
  如果一个高中生被父母发现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黄色网站,想必下场会相当惨。而如果更进一步,被发现这个高中生不止是在浏览,同时也创作了其中一部分不雅文学的话,我真的不知道他的下场会怎么样。
  幸好我不用担心这种事,所以我可以放心大胆地点进自己的帖子,光明正大地浏览其他人对我的评论。
  就和以往一样,这篇小说并没有引起太多的点击和回复。我想这是由于自己的题材实在过于小众化了。
  催眠文,这是我从开始接触就深深沉迷,无法自拔的领域。当我看完了网上大部分有关催眠的色情小说,而又无法再找到更多足够优秀的小说时,我萌生了由自己创作一篇催眠文的想法。
  时下流行的那种手枪文实在无法引起我的共鸣,我一直致力于让文章的内容和角色更加深刻。不过就点击量来看,我这一次的创作依旧是失败的。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厌其烦地回复每一个评论,有时候我也不禁自嘲,如果学习的时候能拿出这样的干劲,我的成绩也不至于这么糟糕了吧。
  就在我逐条浏览这些评论的时候,一条奇怪的评论跳入我的眼球,「本文对催眠的理解和使用都非常到位,只是可以看出作者缺少一些催眠的实践经验,因此略显不足。给作者大大的邮箱放了一些东西,希望可以帮助你写出更好的催眠文。」额,关于催眠的实践经验,到底哪里有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啊?
  出于好奇心,我看了一下论坛的消息箱,又看了一下在论坛注册时用的邮箱,不过两者都是空的。
  因此,我也就把这个评论当做某种恶作剧而抛之脑后,继续浏览剩下的评论。
  我做梦也不会想这条简短的评论以及其意义会对我之后的人生造成多么巨大的影响。


  周末总是愉快而短暂的,我想这一点对全世界所有学生都一样。
  在过了两天日夜颠倒的生活后,我久违地早早起床,出发去学校。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从来没有迟到或者缺席记录的。
  在路过自家的信箱时,之前看过的那条评突然鬼使神差地在脑海中冒出来。
  理智告诉我,姑且不论我的个人信息是如何泄露出去的,这年头儿总不可能真有人会寄个东西过来吧。
  不过在很多时候,人的行为是不受理智所控制的。这一刻,我深深体会到了人类的劣根性。
  抱着看一眼也不会花多少时间的心态,我久违地打开了尘封已久的信箱。
  同时也打开了一扇也许不应该被打开的大门。
  「全自动强制催眠指令导入仪V2.78?」看着眼前这个包装盒上写着的大字,我实在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
  在拿到这个东西之后,已经过了半天。虽然第一反应是想把它马上扔到边上的垃圾箱里,但是果然还是在意的不得了,最后也就留了下来。
  之后我当然也试着用网络去调查了一下,但是最后毫无收获。
  这个的包装上虽然写着产地,生产厂家,专利号,甚至还有ISO质量认证标志。但是稍加调查,就会发现全部都是假的。话说居然连产地都是虚构出来的,这根本已经不是造假的程度,而是恶意卖萌吧。
  一般到了这种程度,大部分人都会把它当做恶作剧而置之不理了吧。然而有一点让我始终非常在意。
  既没有途径邮局,也不是通过快递,这东西只可能是被某人直接放进我家信箱的。真的有人会为了向一个陌生人做恶作剧而专门跑一趟么?即使是在同一个城市中,这也实在过于大费周章了。
  另外,我之所以能肯定是陌生人做的,是因为在我之前的十六年人生中,绝对不存在这样一个关系好到会向我做这种恶作剧的人。
  再说说包装里面的东西,如果一定要我来描述的话,就是一个装着类似闪光灯的黑色塑料棒,从上到下只在背面有一个按钮。
  按照附带的说明书上的说明,只要将那个闪光灯一样的东西对准目标的眼睛然后按下按钮,目标就会陷入最长二十秒的无意识状态。而目标在这段时间里听到的所有话,都会被当做指令深深地记在潜意识的深处。
  如果上面的话可以当真,那这东西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我这种催眠爱好者的梦想了。
  不得不承认,不扔掉它多少也包含着我希望这玩意儿是真的这种心情在里面。
  正如某人所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照现在的状况来看,只有真的用用看才能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催眠功能。
  如果只是催眠自己的话,我倒也不是不能冒险在自己身上实验一下。但按照说明书所说「本产品的功能仅针对女性,由其他使用方法造成的问题,本公司一概不负责任」,这句话真的让人非常犹豫要不要在自己身上做实验。
  话说连公司名都是编出来的话,到底找谁来负责啊?
  咦,你说为什么不能找个女生来实验呢?
  开玩笑吧,没有存在感被大家无视也就算了,被当成奇怪的人而被指指点点还是请容我拒绝。比起相信全自动强制催眠指令导入仪V2.78这种有着奇怪名字的装置,我还是更在乎自己未来两年平稳的高中生活。
  而就在我苦思冥想,纠结万分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当时那种心惊胆战的心情实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勉强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上课看小说被老师抓到的感觉乘以十吧。
  总之我就是处于这么一种非常惶恐的状态,差点连手上拿的全自动强制催眠指令导入仪V2.78都没拿住。
  唔,每次都要说一遍「全自动强制催眠指令导入仪V2.78」好像略蛋疼,以后就简称「催眠仪」吧。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先把手上的催眠仪放到裤子口袋里,然后才将头以尽量正常的速度转过去。
  「原来是学姐啊,别吓我嘛。」没错,现在这个转到我面前的女生就是我在高中期间认识的唯一一名班级外的人,高三的学姐,聂欣。
  老实说,连我自己都对这个事实感到惊讶,居然会认识同年级,不,应该说同班级之外的人真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
  不过这大概也是聂欣学姐的性格使然。
  一般来说,赶路的时候撞到别人,最多在离开的时候道个歉吧。也就只有她会在事后专门找到我所在的班级,然后跑来道歉。


  之后又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总之成了在学校里见面会打招呼的关系,当然仅仅也就只是这种关系罢了。
  「看你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就过来看看啦。你在干什么?」对于这个疑问,我只能摸摸脑袋试着蒙混过去,「哈哈,也没干什么啦,午休一个人没什么事干,就出来逛逛嘛。」「出来逛逛?真是可疑啊……张奕同学……据我所知,你可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离开自己座位的啊。还有啊,刚刚你手里是不是拿了什么东西呢?」看着眼前学姐的笑脸,我不仅诅咒起她高达5.1的视力,「没什么啦,不是什么值得一看的东西。」不过我苍白的解释貌似起了反作用,反而把学姐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唔,居然不让我看,真可疑,难道你带了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来学校?」看到几乎就要扑上来翻我口袋的学姐,我不禁叹了口气,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不把事情搞清楚,她是绝对不会罢手的。就像撞到我那次,为了找到我,她真的是一个班一个班得找过来的。
  那么我眼前就只有两个选择了,第一是让她从我口袋里把催眠仪连带包装盒搜出来,第二则是我自己把催眠仪拿出来,但是把包装盒留在口袋里。仔细想想,这个催眠仪光看外表,确实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