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女主女奴】第三章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482

第三章〓新〓生
  两天后我坐着欣的法拉利来到了我的新"家".房子很大,有游泳池,有小花园,还有一个小喷泉,在楼顶还可以看到远处的大海,而且这里开车到城里只需要十分钟,这样的一个别墅肯定要不少钱,看来她的老公,不对,应该是我的男主人相当的有钱。 "我老公出差去美国了,短期之内回不来,不过我已经通过电话告诉他你的事了,而且把你的照片电邮给他,他很兴奋,说他会尽过能的早点赶回来"欣看着有点拘束的我说:"尽量放松自己,你必须很快的进入角色,否则,我老公回来的话,他的手段会让你发疯的!"欣坏笑地看着我:"来,我带你参观一下!" 房子真的很大,我们花了半个小时才看完所有的房子,除了地下室。 "地下室以后我会带你进去的,不过不是现在。好了,你先把这个签了吧!" 欣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
  奴役书
  我王琦文自愿意做李自天、宋可欣的奴隶,从今以后没有任何人身自由,绝对服从主人的命令就是贱奴的一切。 我没有犹豫,在上面签了名。欣很满意,将奴役书收好,从一个盒子里面拿出一个铁制的项圈,上面还有一个锁孔:"这个一戴上你就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狗,懂吗?"我点点头。欣文给我戴上,并在上面绑了一根很长的皮带,我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兴奋。可是,阴户里的蜜汁却已经流到了膝盖,全身都陷入了兴奋状态。突然,欣用手里的皮带狠狠的打在了我的屁股上,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这一声没有疼痛的成份,只是一种甜美的呻吟。 "忘了自己是什么了吗?你见过哪只狗是站着的?"我晃然大悟,立即跪了下来。 "来,送你个见面礼!"欣伸出了她的右脚:"舔!"欣的鞋上有很多的泥土,这两天都没有下雨,这肯定是她有意弄上去的。可是我根本不介意,如果是三年前,我也许会拒绝,可是现在一切都无所谓了! 我努力的舔着,不愿错过任何一个地方,甚至是鞋底。泥土的味道并不好,又咸又涩,但是它给我带来的精神上的享受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在这一刻我真的忘记了自己是谁,只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使欣得到快乐,其他的一切我都不在乎。
  "很好,你真的是一个贱~ 货~ !"她故意把"贱货"两个字拉的特别长,这无疑是在我的心上割了重的一刀,可是在心痛的同时,也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脑子里只是在想:"对!我就是个贱货,我就是一只母狗!" 由于过度的兴奋,我舔鞋的动作非常的动情,欣看到我的淫相,放声大笑起来:"来!舔,对!就这样,哈哈哈哈~~~~~"她也开始陶醉于自我的放大之中,这一刻她无疑是真正的公主,而我就是公主脚下的一只狗,一只想强奸公主都没有能力的母狗!
  "很好,看的出来你对自己的地位已经很明确了,来,现在把你身上这些东西脱了吧!以后你就不需要这些了。"一直到现在我身上还穿着进门时的那身衣服,"以后你在家里是不能够穿衣服的,那怕是出去,也要经过我的允许才能穿衣服,所以你一定要听话,如果惹我生气的话,我就把你扒光的中踢出去!听到没有""听到了!" "叭"又是一鞭重重的打在了我的屁股上"你在跟谁说话?""主人!" "以后回答我的话一定要带主人两个字!否则我决不饶你!""是,主人!"我扭着我的屁股说,刚才那一个的确很疼,即便是我这样的个贱奴才也有点吃不消,渐渐的我体会到了主人的威严。 "跟我来!"欣牵着我来到了楼上的厕所,从筐子里拿出一双丝袜把我的脚绑了起来,然后又把我的手从背后绑了起来,这样我就完全的失去了自理的能力,一切只能听欣的摆布了"把屁股跷起来!"我只好把脸贴在地上,使自己的屁股高高的跷起,由于兴奋我失声"嗯"了一声,"小贱人,你真是够贱的啊!""叭、叭、叭"鞭子狠狠的落在了我的屁股上,欣不停的抽打,根本不管哭喊着的我,而且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我虽然痛的死去活来,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一点逃避的意思。看的出来欣的兴奋程度不比我小。三年的压抑生活使得我们变的太多,但这种变化却也是我们重新在一起的必要的基础,呵呵,真是天意弄人啊!


  欣用力的挥动着手中的皮鞭,我这才知道为什么项圈上的皮带为什么会这么长了。不知道欣打了多少鞭,她终于停了,我想如果她还有劲的话她是不会停下来的。欣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骂着"贱人!贱人!"之类的话,而我已经神智不清了,却仍然高高的跷着自己的屁股。 欣终于平静下来了,看着我满是红痕的屁股说:"文!痛吗?" "不痛,主人打的再狠也不痛,狗狗就是给主人打的!"显然欣很满意我的回答"有时候我兴奋过头了,会控制不住自己!来,我给你上点药!" 此刻的欣是那么的温柔。
  上完药后,欣把淋浴器的喷头卸下来,将管子插入了我的菊穴,一股冰冷的液体注入了我的大肠,这种感觉很奇怪,有点拉稀的感觉,但是方向却是反的。
  我承认自己很变态,但是我却从未做过灌肠,在欣离开的那段时间我克制自己完全不去想与性有关的,一想起来我就用针、水果刀来惩罚自己,所以根本不知道有灌肠这回事。 第一次接受灌肠有一点害怕,但更多的是兴奋,这种倒行逆施的行为很容易让我兴奋。很快我就受不了了,肚子已经涨的很大了,欣却一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连我都惊奇我的忍耐力。在好几次我都认为自己的肚子会炸开的时候,我居然都顶过去了,随着肚子的越来越大, 我心里也越来越害怕,但是嘴上却没有丝毫求饶,只要欣开心,就算是要我死我也愿意。 欣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原本她是想我求饶再停的,现在她不得不改变计划,否则我的肚子真的会爆开的。欣看着我的眼神很奇怪,好像她在强烈的克制着什么,这一刻她的眼神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的欣。 我的眼睛湿润了,不仅是因为欣的关心,肚子的痛苦已经几乎让我崩溃。欣调整了一下情绪:"好了,你去拉干净吧!"由于四肢被绑,我费了很大的劲才坐上了马桶,欣只是在一边看着。刚一坐上马桶我就崩溃了,我的跨下传来很夸张的声音,一股恶臭传了出来,我不由的脸红了。
  "你要很快习惯这种声音和这种气味,这样对你会有好处的!""是!主人!"
  "来,过来把屁股跷起来!"
  欣似乎根本不在乎我屁股上那些黄色的东西,而这些液体也随着我高高跷起的屁股,延着大腿流到了地上。当第五次灌肠时,地上已经被我流出来的秽物染黄了。而当我把脸贴到满是污物的地上时,我感到了幸福,这才是我,我心想。
  经过十次的浣肠,欣终于把我清理干净带出了厕所。欣把我带到了大厅,并取来了一个带三角架的摄相机。
  "来,为了我们的第一天主奴关系留个影吧!"我跪在欣的脚下做出各种姿势,欣则骑在我的身上把我当马骑,并不停的用皮鞭抽打我的屁股,她还在自己的脚上吐了一口痰,并命令我舔干净。
  "好吃吗?"
  "好吃!主人!"
  "以后还会有好多好吃的东西给你!不过现在应该给我的狗狗起个新的名字了,叫什么好呢?MN~就叫点点吧!怎么样,你喜欢吗?""喜欢,主人,主人叫我什么我都喜欢!"
  "乖点点,好点点,以后可以听妈妈的话哦!"
  "是的,妈妈!"
  "哈哈哈~~~~~~~"
  欣很欣赏我的机灵:"好了,今天我累了,你来伺候我睡觉吧!"欣牵着我来到了楼上的卧室,打开了空调,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她依然是那么的诱人,皮肤白嫩,身上没有一点赘肉,特别是她的小蛮臀依然是那么的圆润。她躺在床上把我牵到了她的跨下,我又闻到了熟悉的气味,这是我多么渴望的啊,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这一刻我和欣似乎又回到了三年前的温馨。不同的是,现在我只能以狗的身份来伺候她了。欣也很激动,在我的努力下,她连续高潮了五次,才让我停下。
  "点点,你真棒,妈妈没白疼你!"看着我充满欲望的眼神,欣站了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贞操带给我穿,这个贞操带80% 都是用铁制成的,穿上以后很难受,看样子得慢慢习惯才行。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是不能够高潮的,如果让我发现你违反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至于这个贞操带,刚穿上会不太适应,过段时间你就会习惯了!好了,今天我真的是太开心了,你就在我的脚底睡吧!"就这样我在欣的脚底度过了难熬的一夜,这一夜我几乎被自己的欲火烧死,直到天蒙蒙亮我也沉沉的睡去。


  "叭!"皮鞭重重的打在了我的屁股上,没有任何的调情,没有任何的征兆,这一下痛的几乎让我从睡梦中跳了起来。
  欣站在我的面前,今天她穿了一身性感的皮衣,她的乳房从中空的胸罩里挤了出来,而裆部则像开裆裤一样开了一个大洞,把阴户和肛门完全暴露在外面,腿上穿着的袜子像是用绳子编出来的似的。欣挥动着手中的皮带,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
  "臭奴,还不起来,看看都几点了!"我看不出几点,但感觉好像有点像下午了。
  "快点起来,我们还有新的课程呢!"
  在欣的牵引下,我们来到了厕所,欣坐在马桶上,看着我。
  "你要熟悉你主人的一切,主人的一切都比你高贵的多,明白吗?"我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而我心里对圣水也并不反抗,甚至于心里很希望能喝到欣的尿。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该怎么做。
  "你明白我想说什么吗?"我点点头,"那你现在想做什么?"我心里在挣扎:你明明要让我喝你的尿,却还要我自己说出来,实在是太过份了。
  "我在问你话,贱货!"我的心在往下沉,不错我是贱货,我根本就是一只母狗,像我这样的一只母狗又需要自尊干什么?
  "我想喝妈妈的尿,请妈妈把您的尿恩赐给点点吧!"欣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过来吧!"
  我把头拼命的塞进马桶,用嘴包住了主人的阴户。我闭上了眼,一股很热的尿液流进了我的嘴里,刚开始很慢,后来越来越大,虽然这是欣今天的第一泡尿,但是却没那么重的味道,看来,欣的身体健康状况保持的很好。
  渐渐的尿水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停了,我一滴不剩的全吞了下去。味觉上的剌激远没有欣给我的精神上的刺激强烈,我因兴奋而颤抖。
  我刚想把头从马桶中拿出来,却被欣阻止了,欣笑的很怪:"点点做的好棒,不过妈妈还没完呢!"
  我不晓得她会做什么,但我下意识的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在欣的强压下,我的头深深的埋在了马桶里,这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
  "你一定还没见过大便从肛门里挤出来的样子吧,怎么样?想看吗?"这时我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了下来,看来问题比我想像的要轻一些。欣调整了一下姿势,半蹲在马桶的上面,使我能清楚的看到她的肛门。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主人的菊穴,看着它一张一合,耳边只听见主人粗重的喘气声,看来,欣也很兴奋。显然这是她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排泻,而且还是让别人盯着肛门排泻。
  因为紧张和兴奋,欣迟迟没能拉出来,使得她的小菊穴一张一合。十分钟过去了,欣依然没有拉出任何东西来,又过了十分钟后欣放弃了。
  "看来我们还要多磨合一下才行!"
  我抬起头看着站在马桶上的欣,从这个角度看上去,欣显的更加的高高在上,也更显的我的低贱,我想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角度。
  "主人,你是因为点点的原因而拉不出来吗?您可以当点点是只狗,是个家俱,别把点点当人看也许会好一些的!"
  "你也很想看我拉屎,对吧?"欣问。
  我肯定的点了点头,刚才的刺激已经让我迷失了自己,脑子里只有"下贱"两个字。现在的我只想做一些平时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那好,我们再试试!"
  我们又摆回了刚才的姿势,我依然紧盯着欣的肛门。它是那么的红润,那么的可爱,而且还有规律的一张一合。就在我沉迷于主人的肛门的时候,突然,"嘭"的一声,欣放了一个屁,但是她很快的控制自己的括约肌,忍住了,使得这个屁听起来很短,但是,却异常的响亮。从欣的跨下望上去,可以看到欣明显的脸红了。我冲她笑了笑。也许是因为有了这个开头,也许是因为我的笑,使得欣彻底的放开了。欣用尽全力,把肚子里的气体一骨脑全挤了出来,那真的是一个很长的屁,而我的脸就在她的肛门旁边。
  "吸,使劲吸,妈妈的屁香吗?"欣有些疯狂。
  "香,妈妈的屁最香了!点点最爱闻妈妈的屁了!"我说的是真心话,其实屁从肛门刚出来的时候并没有那么臭,一但在空气中扩散开了就会很臭。而且,在心灵上我已完全接受了欣给予的一切,所以说我爱上妈妈的屁一点都没有说谎。


  我拼命的吸着,尽情享受欣赐予我的一切。
  这时在欣的努力下,她的菊穴终于大大的张开了,可以看到里面大便的头。
  慢慢的大便一节被欣挤出了肛门,看的出来,欣的大便有点干燥,而且很粗。然而,欣却没有让大便很快的拉出来,而是拼命的收缩着肛门,硬生生的将三四厘米粗的大便从中分成了两节。从欣的声音上可以看出来,欣在享受。她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
  接着欣又拉出了另一节很粗很长的大便,叭的掉进了水中,激起的水花打在了我的脸上。此明我已经兴奋的有些发晕了,下意识的我用舌头舔了舔,淡淡的没有什么味道。
  "叭、叭、叭"欣似乎已经无法控制节奏,只是一个劲的往外挤。水花不停的溅在我的脸上,我则兴奋的发抖,现在只要有东西轻轻的碰一下我的阴部,我会立刻达到高潮。
  过了好久,欣一直都蹲在马桶上没有动,她在调节她的情绪,她知道,如果她太过激动的话,也许事情的发展会不受理智的控制。而我则看着马桶里的大便发愣,它们的确很臭,但是我却没有刻意的去控制呼吸,因为,不管它再臭、再脏,它都是从欣的身体里排出来的,它曾经是欣身体的一部分,光这一点,它就远比我高贵的多。
  欣从马桶上走了下来,看来她已经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了。看到我依然失神的趴在马桶里,欣笑了。
  "过来,给我擦屁股。"
  此时,我的和脚依然是被绑着的(昨天夜里就没有松开),我没有办法拿厕纸,我也明白,欣根本就没有要我用厕纸的意思,我可以看到主人的菊穴上黄褐色的大便,它们看起来跟欣肛门一样可爱。我这才明白刚才欣夹断屎的用意原来是这样的。我失神的看着欣挺过来的美臀,渐渐失去了理智,随着小腹传来的一股火热,我将脸深深埋进了欣的屁股里,这一刻似乎时间是停止的,我和欣都深深的陶醉在这种倒错的快感之中,在极度的刺激中我达到了高潮,三年积蓄下来的欲火被我一骨脑释放了出来……
  一盆冰冷的水泼在我的脸上,由于过度兴奋使我昏了过去,毕竞我已经快三年没有高潮过了,而这种壁垒一旦打破就会变的无法控制。
  一想到刚才我和欣近乎疯狂的行为,我的阴户就像是在火烧。当我看到欣比冰水还冰的表情时,我一下醒了过来。
  "你高潮了?"
  我错愕地点点头。
  "叭"的一鞭,狠狠的落在了我的胸口(我是仰躺着的),"我有允许你高潮吗?你这个贱货,居然敢不听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皮带无情的落在了我的身上,而此时我心里却一点不怪欣的绝情,反而只是在想,为什么这个皮带会这么硬,如果它能软一点该多好啊!
  欣越打越狠,她已经失控了,也许在她心里并没有怪我,只是由于刚才极度的刺激使得她不知该如何发泄而已。我痛的在地上打滚,我拼命的哭喊,欣却一点不予理会,我的意识渐渐模糊……
  又是一盆冷水,欣站在我的面前,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我从没有从这个角度看过别人,我也从没想过从这个角度看世界会是如此的美妙,看着高高在上的欣,我几乎以为这是在梦里,皮带狠狠打在身上的刺痛使我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身上的疼痛是真实的,嘴里的尿的余味是真实的,而欣的高贵更是真实的让我心醉,我想,即便是现在将我杀了,我也死而无憾了,我这一辈子——值了!
  "小贱货,你的一切都属于我,包括高潮,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可以高潮?""点点以后不敢了,妈妈!"我极力的讨好欣。
  "对嘛,这才乖嘛!还疼不疼了?"
  "那都是点点活该,挨打是应该的!"
  欣显然很满意我的答复。
  "好了,让你折腾的,到现在我还没洗脸呢!好了,你去到厨房准备点吃的。"说完帮我解开了丝袜的紧缚。由于长时间的捆绑,我的手臂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地上起来。来到厨房,我的手依然麻木,但我不敢稍有停顿,如果主人等的着急了,天晓得欣会用什么手段惩罚我。
  当我做好饭时,欣已经换了一件白色T恤和一条牛仔裙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我把食物放在欣的面前,然后跪在那,一动不都不敢动,在我心里欣的权威是绝对的。欣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品尝着我做的早餐,说是早餐,其实现在已经是下行七点多了。


  "手艺不错嘛,比以前的那个厨子好多了!"欣笑着说:"为了养你这个小坏蛋,我把家里的佣人、厨子、司机全都赶走了!我够疼你吧"我感激的看了欣一眼。
  "别高兴,他们走了,以后这些活可都要你来做了。""是的主人,我一定会做好的。"
  欣没有再理我,只是一边吃着她的早餐一边看着电视,好像这个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吃完之后欣将吃剩的饭和着菜汤到在一个狗食盆里"吃吧"欣说。
  我晓得做为一只狗是不能用手吃饭的,所以我只能趴在地上用嘴去衔,欣很满意我的行为。吃完之后我得忙着收拾碗筷,而欣则上了二楼。当我收拾好一切,欣已经在大厅里招手让我过去。我连忙走了过去。
  "跪下!"欣的声音很严厉,我惊慌的跪倒,拼命的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只能跪着,来,我帮你把这些带上!"说着她便把我的贞操带解开,在我的阴道中塞了一只直径五厘米长十五厘米的电动阳具,那已经是我的极限了。然后又在我的后穴里放了一只肛门塞,到底多大我没有看清,但是我可以很确定我的肛门撕裂了。欣重新给我穿好贞操带,并且打开了电动阳具的开关,虽然她只开到最小,但我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
  "这种程度的振动是没有办法达到高潮的。我现在去健身房煅炼,你把屋子楼上楼下都打扫干净,然后上来找我。"
  "是的主人!"
  欣走后,我开始了打扫工作,但是假阳具和肛门塞对我的影响很大,使得我的工作很吃力,但是我却没有一丝的懈怠,当我把楼上楼下都打扫干净的时候我的下身已经淫乱不堪了,我只有不停的用抹布把流出来的淫液擦干净,否则它流到地上我的辛苦就白搭了。现在就只有健身房还没有打扫了。
  我来到健身房,看到欣还在跑步机上跑,看到我进来了,就停了下来。
  "怎么这么慢,都两个多小时了,笨手笨脚的!"也许欣的生活中有了我的出现,使她感到了一些安慰,所以欣的情绪明显稳定了很多。
  "对不起主人,可是房子实在太大了,我……"
  "闭嘴,我让你解释了吗?"
  "是,主人!"
  "说吧,想我怎样惩罚你?"欣坏笑着说:"不如,再赏你一顿爆打怎么样?"看着我恐惧的眼神欣笑的很开心:"呵呵!你就是想让我打,我现在还没劲打了呢!"欣想了想:"这样吧!"说着她掀起了短裙,把内裤退了下来,在我的眼前晃。由于大量的运动,欣出了很多汗,内裤已经被她的汗打的湿透了。
  "来张开嘴!"我顺从的张大了嘴,欣将整条内裤全塞进了我的嘴里,瞬间我的嘴里满是欣的汗味,有点酸、有点咸。然后,欣再次将我的手和脚绑了起来。
  "你在这里乖乖的呆着,妈妈去睡会儿,等妈妈睡够了再陪你玩!点点!听话哦!"
  我瞪大眼睛看着欣,很用力的点了点头。可是我没想到欣临走时却将电动阳具开到了中档,这让我苦不堪言。没有欣的允许我是不可以高潮的,而且,我已经半天多没有小便了,所以我不得不拼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大概过了两三个小时之后,终于,我听到门开的声音,这时外面的天都黑了,也许是刚黑,也许已经是深夜了,时间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经过一段睡眠之后,欣显的神采奕奕。
  "点点,有没有听妈妈的话啊?"我拼命的点着头,欣伸手摸了一下我的阴户:"哇!都湿透了耶!你没有高潮吧?"我拼命的摇头,我知道,虽然现在的欣那么的可爱,但是一旦让她知道我有任何违背好的行为的话,她会立刻从一个天使变成一只魔鬼。其实有没有高潮,欣一眼就可以看的出来。
  "恩!还不错嘛!点点很听话嘛,告诉妈妈,点点是不是想嘘嘘了呢?"我拼命的点头。
  "真的想尿啊?来我帮你!"欣将我的身体叠了起来,使我的阴户对准了自己的嘴。"来我帮你把内裤拿出来,不过你一定要喝完哦!"欣从我的嘴里拿出了她的内裤,而此时她的内裤上全是我的唾液,但是她却并不在意,毫不迟疑的将内裤穿好。
  "开始吧!"欣把我的贞操带退下,又把阴道里的假阳具取出。此时我已经别无选择,"哧"一股骚热的尿液打在我的嘴里,而我却只能把它全部吞下。由早上起来到现在我都没有上过厕所,所以这泡尿是格外的骚臭,我只好快速的吞下。


  "很好,点点,最后一口别咽下去,我要你用尿濑口!我要听见声音才行哦!"欣果然很了解我,光从我的动作上就知道我的心思了,看来我是注定一辈子被她玩弄了。
  "好了,点点,去把身体洗干净,多刷几遍牙,晚上我们要出去!"说完就下了楼。
  我把自己弄干净之后,依然只穿着贞操带来到了楼下,在这里我没有衣服。
  "来过来,把屁屁跷起来!"我依言而行,欣则从桌子上拿起两个东西,取下了我的肛门塞,那两团的东西全挤在了我的直肠里:"好了,等会你就会感做狗的幸福的!"
  由于先前欣给我灌了十次肠,而且每次的量都比这次多了岂止十倍,所以我根本没放到心上(我根本不知道那是浣肠的药水,威力比清水可强的多)。
  欣给我解开了手、脚的束缚,牵着我走到了门口。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在出门的刹那我停了下来,用渴望的眼神向欣求饶,然而这却激起了欣的愤怒。
  "你不听话了是不是,你是一只狗,你还不明白吗?"我低下了头,虽然现在天已经黑了,但是,外边还是有可能会碰到人的,如果那样的话,要我以后还怎么活啊!
  "外面现在很黑,别人是发现不了的,再说就算是发现了又怎么样,你不还是我的点点吗?"
  是啊,反正我都已经是欣的狗狗了,就算是被你知道了也没什么,而且这里也没有人认识我。我渐渐鼓起了勇气,在欣的牵引爬到了马路上。的确路上很黑,就算是面对面也不一定能认出是谁,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路上没有人,欣的第一次溜狗过程进行的相当的顺利,我们越走越远,已经快到海边了。我突然觉的肚子不对劲,看来是刚才欣在我肛门里挤进去的东西起作用了,但是,这种程度我还能忍的了。我们继续往前走,不过很显然我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也低估了那两团东西的威力,仅仅只走了十几米我就受不了了。
  "妈妈,点点想……想拉屎"
  "什么?在这里?多脏啊!"欣在故意挑逗我,我的脸刷的红了。
  "可是,妈妈,我真的忍不住了。"
  "你真丢人,没用的母狗,为什么不早说,现在才说。"欣装做很生气的样子。而我的脸却因为痛苦而扭曲。
  "没用的东西,过来!"欣拉着我走到一棵树下:"来,倒立一个给妈妈看,妈妈就让你拉屎!"我只能迅速的倒立。
  "好了,你拉吧!"
  我傻了,这样怎么拉啊?
  "怎么了?不拉了啊,那我们回家吧!"
  "等等妈妈,我拉……"此时此刻我已别无选择了。在经过几番心理的挣扎后,我终于倒立着排出了自己的粪便,粪便很稀,顺着我的身流到了我的头发里面,我仍然在不停的向外排泻,我的肛门已经完全没有了控制能力,我所能做的就是把体内的东西往外挤,哪怕是自己的肠子。
  欣看着满身粪汁的我,摄着鼻子说:"点点真脏啊,拉出来的屎这么臭!"我深深的低下了头,确我知道,从今以后我和欣的朋友关系就到此为止了,从现在起我根本不配做一个人。
  回家的路上很平静,一路无事回到了家。欣并没有让我进屋,而是把我拴在院子里。
  "好了,今天晚上你就替我做看门狗吧!"我没有反抗,我知道反抗是无济于事的。
  "记住,身上的东西不许清理,就这样保持到明天早上我再给你清洗!"还好,这里比较偏僻,很少有人来,而且我的这个位置从外面是很难看到的,但我依然放心不下,就这样我提心吊胆的过了一夜,直到半夜才睡着。
  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看看太阳的位置我想大概已经到了中午。欣还没有醒,我只有等着。
  突然我听到汽车的声音,然后我看到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停在了门口,从这里,我只能看到司机在收钱,看不到车上坐的人。我在想如果,那个司机转过头看到我,一个光着身子,满身粪迹的美女会是什样的表情。
  其实我根本不用去想像,因为很快就有人看到了。
  在出租车走后,我看到车上下来的的——是欣的养女。小女孩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门,进来,然后又锁好门,然后她转向了我……我羞愧的不敢抬头,小女孩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她每走一步我的头就更低一份。终于她站在了我的面前,虽然只有很短的一瞬,但在我看来却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我一边听着欣的甜美的呻吟,一边品尝着高贵公主的大便,在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的情况下我泻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