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和同学的那一夜感觉真是太好了

作者:admin来源:人气:894

报到完后也没多认识新同学便开始去找房子,不过找到的第一间房子只住一个月就因为里面一个失业男的骚扰而让我想另寻新屋,偷香的故事也就从这开始了。
  新房子是在高楼的公寓,格局为三房一听一厨两卫,刚搬进去只有我一个人住,房东也很客气的只收我一间房间的钱。
  很快的一个学期过了,与班上大致上都熟识了,大家都知道我一个人住一层且只收一个房间的钱。
  后来学期结束时,班上有两个女生因分别与她们的房东闹的不愉快,在得知我那有空房间后便想搬来,想说都是出门在外有个照应,加上男生只有我一个,所以她们便不加思索的搬来。一个称她为阿肥(超讨厌,后面有一小段故事),顾名思议就是肥;另一个叫小秀,不能说长的很正,但是可爱的气息浓厚,有男友.
  各位觉得女生跟男生住在一起会特别防男生吗?错了!反而是不把我当男生一样,每天就是穿得很宽松在我面前晃,不过基本上当初小弟有女友,且再加上都是同学,所以除了阿肥这种肯定脱光都不会让我想看的类型之外,小秀穿得很宽松,我也只是抱纯欣赏的眼光看看而已。
  不过原本单纯的关系,却因小秀傻大姐的个性让我有时还真是心痒。
  除了阿肥外,跟小秀逐渐变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在下学期的某一天因电费问题,阿肥突然莫名其妙的飙小秀:阿肥:「小秀,你要多付点电费!」小秀:「为什么我要多付?不是说好一起摊吗?」阿肥:「因为每晚大家都睡了,只有你还开着电灯在跟男友讲电话!」我心想:「死阿肥,没人亏你怕被你的肥肉闷死就心里不平衡喔……」小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怎能这样算?那anson每天计算机都开着,你为何不跟他多收?」我马上跳出来:「不要吵了啦!这样斤斤计较的,那是不是以后谁用电我们就要在一旁用马表计用多久?」此时阿肥竟用很嗲的声音对我说:「因为你不一样啦~~」(心里打一阵冷颤……)但讲完后阿肥却恶狠狠地转头瞪了小秀一眼,「哼」的一声掉头就进房间甩门关上。
  小秀很无奈地看着我,我进房间后没多久小秀跑来敲门,告诉我她觉得是阿肥故意找她麻烦,这样弄搞得她很烦,想过来找我聊天。
  因为没多的椅子,所以小秀是坐在我床上,过没一会就躺下来滚来滚去,我们也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又过一会,我发现我讲话小秀没什么回,转头一看,竟发现这小妮子已经昏了!当时心里没任何邪念,只有想:「马的~~昏在这里,那等会我睡觉的空间会变小!」所以当晚我等于是缩在她旁边睡的。
  隔天一早她起床撞醒了我,不过她是用很快的速度爬起来着装,当下她没有很惊讶的觉得怎会睡在一起,反倒是她用力摇我,叫我快点换装,第一节课要迟到了!迷糊的上了一天课,回到家后看到床上因早上急急忙忙弄乱的景像,便想起了昨晚竟是跟她一起睡。
  过没多久她也回来了,那时阿肥要打工,所以要到晚上十点才回来,两个人各自进房间后,没多久她又跑来找我借计算机。
  两人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后来我就用很平淡的口吻问她会不会介意昨晚的事,结果她回头对我傻笑一下,对我说:「我相信你不会对我怎样的!因为你是好人!」(被发好人卡?)经过那一晚,我深深相信有一就有二这句话是真的,某天小秀又来借计算机,那时在用统计软件跑经济预测模式,大家都被这作业弄得很烦。阿肥本来也想借的,但看到小秀捷足先登,就跑去另一个同学家借计算机了。这作业真的很烦,因为要拟定一堆经济变量,所以大家弄这作业几乎是弄到半夜.
  那时我早弄完了,小秀还在弄,弄到半夜两点了,小秀好不容易做完了却不回房间,而是一下跳到我床上,嘴里嚷嚷的说:「我快昏倒了,我快昏倒了,连走路都没力了,anson你的床好暖,借我昏睡在这!」我心想:「反正都一起睡过了,你不介意,我干嘛介意!」后来跟小秀说:
  「那你房间门要先关,以免阿肥回来看到你车在但人却不在。」小秀说:「你帮我关啦,我没力了……」当我过去帮她关好,再顺便泡杯咖啡坐在客听喝完它后,回到房间小秀没拉上被子就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了,看到这景像我只有苦笑,便将被子拉起来准备帮她盖好。
  不知是喝了咖啡还怎样,灯关了我却睡不着,倒是小秀睡得跟猪一样,我只好爬起来开小灯想挖本漫画看一看,看会不会眼睛酸了想睡。


  此时小秀转过身一脚把被子踢开,我心里想:「几岁人了,还踢被子?」正当要再帮她盖上时,在蒙胧的小夜灯下,我竟突然觉得她的身材真美!加上躺在我身边,一股少女的清淡香气传过来,我的小老弟竟起了点反应!
  平常一起住习惯了没有认真的看,现在近在十公分距离内观察,真的是凹凸有致的身材,加上小秀一洗完澡都会换上宽松睡衣,那薄薄的衣服等于是完全贴在身体,我才发现小秀还蛮有料的。
  心中恶魔出现,一直有冲动想偷偷摸一下,可是小弟实在胆小,明知她睡得跟猪一样,但就是怕她会醒。
  此时心想,若帮她盖被子假装不小心应该就算醒来也有理由吧,于是我便拉起她刚踢开的被子,慢慢地往她上半身盖上,喔~~手竟没出息的在发抖了,当我盖上的那时,我发抖的双手也轻轻的覆盖在她胸部上了。但不敢放太久,便赶紧收回双手了。
  此时安静的夜里,除了小秀的呼吸声外,另外听得到的就是我的心跳声。我赶紧关上小夜灯,轻轻的躺下,想着刚才的触感,我的小老弟因太过刺激,早已硬挺挺的站立起来了,但人性欲望真的是无穷,有了第一次就想要第二次。
  此时小秀又一个翻身变成侧睡,本来心想说没机会了,不过心中的恶魔却告诉我,那我干脆装睡假装,翻身手轻轻抱住她,位置落点对的就会摸到了呀!
  说时迟那时快,我……真的假装昏睡翻身,真的是不偏不倚的手刚好落在她胸部上,喔~~那种触感再度浮现,小老弟真的快爆了!不过当时只敢手放外面偷偷摸,不太敢放进衣服里,没办法,当时没胆,所以一整夜的时间,我都不断用各种方式将手放在她胸前的肉团上,就这样一直到天色出现鱼肚白我才收手。
  可是太刺激了,我的前列腺液早就流出在内裤上,而人也没睡,直到七点多小秀再度用力跳起来叫我去上课,小老弟才消肿。
  可是这样一整夜的折腾,去学校根本就像行尸走肉,话虽如此,但脑海却一直盘算着若下次小秀又跑来跟我一起睡,我该再用怎样的方式偷香呢?
  (二)
  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由于学校是刚改制的技术学院,因此学校总希望第一届就有好的表现,所以我们的课始终是多又多,且痛苦的是大多是一早就要爬起来上课,不过这几天小秀并没过来跟我睡,原因是因为她的诽闻男友跑来找她。
  尽管如此,但是我依然失眠,因为晚上总是会从小秀的房间听到她努力忍住的叫声,还有一种更让我痛苦的声音,那就是肉跟肉的撞击声。
  直到她男友回部队了,夜晚的叫声与撞击声也随着停止了。我跟小秀又开始有着正常同学之间的接触。某一周的周四,刚上完让人吐血的国际经济学,回到住的地方刚好也遇到小秀停好车,两人一起等电梯时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小秀:「Anson,干嘛,这几天没跟你聊天,让你原神流失喔,看你挂着黑眼圈,该不会晚上趁大家都昏了你跑去干坏事吧?」我:「我这清纯美少男还需要干坏事?别的女人坏事别干到我这就好啦!」小秀:「最好你是清纯美少男啦,那为什么我某天洗好澡,听到你打给你的女友的对话内容是讲到希望她穿小丁呀(丁字裤)?」我:「拜托,情侣之间多点情趣很正常,再说办事前多点挑逗不是让做爱这件事显得更完美吗?」讲完这句话突然觉得很Orz,因为同栋大楼邻居刚好搭电梯下楼,两人聊开根本没注意到电梯到一楼,我们那该死的电梯又没有开门时会当一声,所以最后一句就这么刚好被听到,两人看到邻居有点傻眼,但邻居却是用暧昧的眼光看着我跟小秀,小秀就这样红着脸进电梯,还一把抓住我并迅速关上电梯门。
  电梯关上后小秀马上搥我,说:「厚呦,被人听到了啦!完蛋了,我清纯美少女的形象就这么样的毁了啦!」我:「清纯美少女?喔,原来清纯美少女的叫声是忍着但又不小心叫出的叫声喔?」小秀(大惊貌):「你听到了?Ansonlo你听到了?再给我说一次你听到了啥?」我:「没没没,我啥都没听到,不过你男友家卖猪肉的喔?」小秀:「不是,干嘛这样问?」我:「我说我没听到任何叫声喔,不过老听到肉在撞来撞去的声音……」刚讲完这句,小秀已经一脚飞过来了,电梯刚好到我们住的楼层,我赶紧冲出去。不冲还好,一冲竟撞到阿肥,阿肥忘记带东西去打工又跑回来拿的,虽然我撞到的是阿肥的胸部,但是其实我蛮质疑撞到的是肚子,没办法,肉多就是这样……阿肥看到我跟小秀追打的这一幕,不知为何是满脸的不爽,又再度恶狠狠的瞪了小秀一眼,「哼」的一声进电梯。我跟小秀互看吐了吐舌头后,就开门进我们温暖的小公寓了。


  下学期是二月到六月底,当时才四月,但夏季的天空却似乎提早进到南台湾的世界。虽然我们住在八楼,外围没有任何建筑物档住,但因公寓设计的问题,只有我最早住进来选到的那间房间有着两面窗户通风,而小秀的房间当初抢输阿肥,所以只有一个小窗户,到夏天时的通风相当不良,所以四月后,小秀洗完澡就爱往我房间跑,带着一堆少女小说进来纳凉兼杀时间.
  不过每次来她一样要关上房间门,进我房间一样也要关上,因为我们发现,每当我跟小秀聊天或打闹,隔天阿肥她们那一群一定都会叽叽喳喳的讨论,虽然我很不想理阿肥这种无聊的行为,但是小秀很在意,所以我还是把门都关上以免阿肥看见。
  可是阿肥经常没看见小秀,但是又看到小秀机车摆楼下,而我也常关起房门所以阿肥已经开始怀疑小秀都躲在我房间不知干嘛,尤其她打工下班回来也十点了,但对大学生来说十点只等于傍晚而已,认定小秀不可能这么早睡,所以更加怀疑小秀窝在我房间。
  坦白讲我觉得阿肥的行为实在很无聊,就算在我房间又如何,我就算跟小秀怎样也不关她的事啊,后来有一天阿肥做了个无聊的决定,就是下了班之后直接待在客厅看电视吃东西,就这样一直搞到半夜两点她还不回房睡,小秀碍于怕被阿肥看到又跑到学校东讲西讲,一直不敢回她房间去睡觉。
  其实我能体会小秀的心情,若各位看倌有念过以女生为主的班级,你们就会知道女生的小团体跟舆论的力量有多可怕,可以讲到让一个人有想自杀的念头,所以那天,小秀只好待在我房间睡了。
  其实她在我房间我实在没有任何邪念,因为我是可以把朋友跟想上的对象分的很清的一个人,但是躺下后半小时,与小秀手臂上的接触,让我很快的想起这学期开学初的偷香事件,那种触感,那种心跳的感觉一瞬间涌上心头了。
  虽说当初刚轻碰到她的胸部时,我曾经盘算着下次我会怎样再摸到她,可是现在的我却是害怕会上瘾,到时无法自拔,所以在上半身有着理性的挣扎,但是下半身却出现生理反应的矛盾下,所以当下的我实在很痛苦。可是男人真的是很贱,除非是柳下惠再世,不然就是打算砍掉重练,否则,下半身的恶魔是必胜。
  因此我又开始使用当初的手法,利用盖被子把手放在胸口上,或故意假装翻身手放到她胸口上。可是人类的欲望是无穷的,只有这样的轻轻触碰已经不能再满足我了,其实另一方面是我的手没当初抖的厉害了,所以让我想更进一步。
  基本上手没那样怕的抖而想更进一步,这有点像杀人魔养成训练理论,各位有兴趣可以看一本书叫《上帝的黑名单》,里面以史上七大杀人魔为例,陈述与分析杀人魔的养成特点,其中一个特点得_得_撸,就是这些杀人魔一定会从虐杀小动物开始,等习惯那种感觉后才开始再杀更大点的动物,最后杀到人时已完全习惯了。
  所以我相信人类在性这方面的胃口会越来越大,相信也是有最小的动作开始作起,本来小时只会打手枪,但二十年后却出现在多P派对上,就如同混沌理论中提到的蝴蝶效应一般,一个微小事物的改变会出现无法预期的后果,但是必会经过非线性路径,让这件事越来越大。
  回到正题,此时我开始想着如何更进一步,其实这更进一步也没什么,只是我打算不只是轻抚,而是加大点力量去搓揉小秀坚挺的双乳。看倌们,这虽然对诸位来说是一小步,但在当时的时间与空间,却是偷香事件的一大步(By--阿姆斯壮)。
  我开始观察小秀的呼吸速度与声音,判断她是否已经熟睡。此外我开始做一些动作,例如推一下她看她有无反应,轻打一下她的额头(恶作剧写个王?),结果从深远带点呼声的呼吸反应,以及各种行动她都没有反应判断,我相信她是进入了熟睡期。
  嗯,很好,非常好,此时我轻轻爬起身,把被子稍稍往下拉,我用蹲的蹲在她旁边,不过不是九十度,而是以四十五度蹲在她旁边,因为怕她翻身撞到我而清醒。在完全符合人因工程提到的人类最大动作范围,也就是手臂转一圈的距离内,我的手再度出现颤抖现象,轻轻的我把手放到她胸前两团肉上了。
  轻轻的深呼吸一口气,手开始以每三秒为一单位的施力,终于,我的手有种紧握小秀双乳的感觉了,接下来,重要的一关,就是开始搓揉。轻轻的,两手以同心圆的运动方式向内转,有点像在挤乳沟,就这样摸了摸,搓了搓,小老弟又开始出现快爆炸现象,可是小秀这时动了一下,我吓的赶紧收回双手。


  接下来,如我所预料,小秀开始翻身了,不过是翻向我这一面,得_得_撸我被这一动吓的屏住呼吸,除此之外,我是僵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就这样过了三分钟,小秀再度出现那深远又带点呼声的呼吸,我才确定她熟睡中。
  可是我也不太敢再搓揉下去了,怕被她迷糊醒来发现我的丑事。于是我又轻轻的躺在她旁边了,跟她的拒离不到十公分,又一次近距离观察了她,月光透过窗户打在她清秀的脸庞,看着她可爱的脸庞,瞬间让我从刚才的色鬼心态转变为想疼惜她的心态,就在这时,我已经我女友抛在脑后,一瞬间迷糊的感觉出现,几秒后当我回复意识时,我竟然发现我不由自主的轻轻吻了她……一种温暖的感觉,一种想抱抱的感觉,一种柔情的感觉,我轻轻的抚着小秀的发梢,轻吻她的额头,慢慢的进入了梦乡,直到隔天她再度用力跳起来叫我上课才再度清醒,可是那一夜的感觉真的很好……报到完后也没多认识新同学便开始去找房子,不过找到的第一间房子只住一个月就因为里面一个失业男的骚扰而让我想另寻新屋,偷香的故事也就从这开始了。
  新房子是在高楼的公寓,格局为三房一听一厨两卫,刚搬进去只有我一个人住,房东也很客气的只收我一间房间的钱。
  很快的一个学期过了,与班上大致上都熟识了,大家都知道我一个人住一层且只收一个房间的钱。
  后来学期结束时,班上有两个女生因分别与她们的房东闹的不愉快,在得知我那有空房间后便想搬来,想说都是出门在外有个照应,加上男生只有我一个,所以她们便不加思索的搬来。一个称她为阿肥(超讨厌,后面有一小段故事),顾名思议就是肥;另一个叫小秀,不能说长的很正,但是可爱的气息浓厚,有男友.
  各位觉得女生跟男生住在一起会特别防男生吗?错了!反而是不把我当男生一样,每天就是穿得很宽松在我面前晃,不过基本上当初小弟有女友,且再加上都是同学,所以除了阿肥这种肯定脱光都不会让我想看的类型之外,小秀穿得很宽松,我也只是抱纯欣赏的眼光看看而已。
  不过原本单纯的关系,却因小秀傻大姐的个性让我有时还真是心痒。
  除了阿肥外,跟小秀逐渐变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在下学期的某一天因电费问题,阿肥突然莫名其妙的飙小秀:阿肥:「小秀,你要多付点电费!」小秀:「为什么我要多付?不是说好一起摊吗?」阿肥:「因为每晚大家都睡了,只有你还开着电灯在跟男友讲电话!」我心想:「死阿肥,没人亏你怕被你的肥肉闷死就心里不平衡喔……」小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怎能这样算?那anson每天计算机都开着,你为何不跟他多收?」我马上跳出来:「不要吵了啦!这样斤斤计较的,那是不是以后谁用电我们就要在一旁用马表计用多久?」此时阿肥竟用很嗲的声音对我说:「因为你不一样啦~~」(心里打一阵冷颤……)但讲完后阿肥却恶狠狠地转头瞪了小秀一眼,「哼」的一声掉头就进房间甩门关上。
  小秀很无奈地看着我,我进房间后没多久小秀跑来敲门,告诉我她觉得是阿肥故意找她麻烦,这样弄搞得她很烦,想过来找我聊天。
  因为没多的椅子,所以小秀是坐在我床上,过没一会就躺下来滚来滚去,我们也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又过一会,我发现我讲话小秀没什么回,转头一看,竟发现这小妮子已经昏了!当时心里没任何邪念,只有想:「马的~~昏在这里,那等会我睡觉的空间会变小!」所以当晚我等于是缩在她旁边睡的。
  隔天一早她起床撞醒了我,不过她是用很快的速度爬起来着装,当下她没有很惊讶的觉得怎会睡在一起,反倒是她用力摇我,叫我快点换装,第一节课要迟到了!迷糊的上了一天课,回到家后看到床上因早上急急忙忙弄乱的景像,便想起了昨晚竟是跟她一起睡。
  过没多久她也回来了,那时阿肥要打工,所以要到晚上十点才回来,两个人各自进房间后,没多久她又跑来找我借计算机。
  两人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后来我就用很平淡的口吻问她会不会介意昨晚的事,结果她回头对我傻笑一下,对我说:「我相信你不会对我怎样的!因为你是好人!」(被发好人卡?)经过那一晚,我深深相信有一就有二这句话是真的,某天小秀又来借计算机,那时在用统计软件跑经济预测模式,大家都被这作业弄得很烦。阿肥本来也想借的,但看到小秀捷足先登,就跑去另一个同学家借计算机了。这作业真的很烦,因为要拟定一堆经济变量,所以大家弄这作业几乎是弄到半夜.


  那时我早弄完了,小秀还在弄,弄到半夜两点了,小秀好不容易做完了却不回房间,而是一下跳到我床上,嘴里嚷嚷的说:「我快昏倒了,我快昏倒了,连走路都没力了,anson你的床好暖,借我昏睡在这!」我心想:「反正都一起睡过了,你不介意,我干嘛介意!」后来跟小秀说:
  「那你房间门要先关,以免阿肥回来看到你车在但人却不在。」小秀说:「你帮我关啦,我没力了……」当我过去帮她关好,再顺便泡杯咖啡坐在客听喝完它后,回到房间小秀没拉上被子就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了,看到这景像我只有苦笑,便将被子拉起来准备帮她盖好。
  不知是喝了咖啡还怎样,灯关了我却睡不着,倒是小秀睡得跟猪一样,我只好爬起来开小灯想挖本漫画看一看,看会不会眼睛酸了想睡。
  此时小秀转过身一脚把被子踢开,我心里想:「几岁人了,还踢被子?」正当要再帮她盖上时,在蒙胧的小夜灯下,我竟突然觉得她的身材真美!加上躺在我身边,一股少女的清淡香气传过来,我的小老弟竟起了点反应!
  平常一起住习惯了没有认真的看,现在近在十公分距离内观察,真的是凹凸有致的身材,加上小秀一洗完澡都会换上宽松睡衣,那薄薄的衣服等于是完全贴在身体,我才发现小秀还蛮有料的。
  心中恶魔出现,一直有冲动想偷偷摸一下,可是小弟实在胆小,明知她睡得跟猪一样,但就是怕她会醒。
  此时心想,若帮她盖被子假装不小心应该就算醒来也有理由吧,于是我便拉起她刚踢开的被子,慢慢地往她上半身盖上,喔~~手竟没出息的在发抖了,当我盖上的那时,我发抖的双手也轻轻的覆盖在她胸部上了。但不敢放太久,便赶紧收回双手了。
  此时安静的夜里,除了小秀的呼吸声外,另外听得到的就是我的心跳声。我赶紧关上小夜灯,轻轻的躺下,想着刚才的触感,我的小老弟因太过刺激,早已硬挺挺的站立起来了,但人性欲望真的是无穷,有了第一次就想要第二次。
  此时小秀又一个翻身变成侧睡,本来心想说没机会了,不过心中的恶魔却告诉我,那我干脆装睡假装,翻身手轻轻抱住她,位置落点对的就会摸到了呀!
  说时迟那时快,我……真的假装昏睡翻身,真的是不偏不倚的手刚好落在她胸部上,喔~~那种触感再度浮现,小老弟真的快爆了!不过当时只敢手放外面偷偷摸,不太敢放进衣服里,没办法,当时没胆,所以一整夜的时间,我都不断用各种方式将手放在她胸前的肉团上,就这样一直到天色出现鱼肚白我才收手。
  可是太刺激了,我的前列腺液早就流出在内裤上,而人也没睡,直到七点多小秀再度用力跳起来叫我去上课,小老弟才消肿。
  可是这样一整夜的折腾,去学校根本就像行尸走肉,话虽如此,但脑海却一直盘算着若下次小秀又跑来跟我一起睡,我该再用怎样的方式偷香呢?
  (二)
  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由于学校是刚改制的技术学院,因此学校总希望第一届就有好的表现,所以我们的课始终是多又多,且痛苦的是大多是一早就要爬起来上课,不过这几天小秀并没过来跟我睡,原因是因为她的诽闻男友跑来找她。
  尽管如此,但是我依然失眠,因为晚上总是会从小秀的房间听到她努力忍住的叫声,还有一种更让我痛苦的声音,那就是肉跟肉的撞击声。
  直到她男友回部队了,夜晚的叫声与撞击声也随着停止了。我跟小秀又开始有着正常同学之间的接触。某一周的周四,刚上完让人吐血的国际经济学,回到住的地方刚好也遇到小秀停好车,两人一起等电梯时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小秀:「Anson,干嘛,这几天没跟你聊天,让你原神流失喔,看你挂着黑眼圈,该不会晚上趁大家都昏了你跑去干坏事吧?」我:「我这清纯美少男还需要干坏事?别的女人坏事别干到我这就好啦!」小秀:「最好你是清纯美少男啦,那为什么我某天洗好澡,听到你打给你的女友的对话内容是讲到希望她穿小丁呀(丁字裤)?」我:「拜托,情侣之间多点情趣很正常,再说办事前多点挑逗不是让做爱这件事显得更完美吗?」讲完这句话突然觉得很Orz,因为同栋大楼邻居刚好搭电梯下楼,两人聊开根本没注意到电梯到一楼,我们那该死的电梯又没有开门时会当一声,所以最后一句就这么刚好被听到,两人看到邻居有点傻眼,但邻居却是用暧昧的眼光看着我跟小秀,小秀就这样红着脸进电梯,还一把抓住我并迅速关上电梯门。


  电梯关上后小秀马上搥我,说:「厚呦,被人听到了啦!完蛋了,我清纯美少女的形象就这么样的毁了啦!」我:「清纯美少女?喔,原来清纯美少女的叫声是忍着但又不小心叫出的叫声喔?」小秀(大惊貌):「你听到了?Ansonlo你听到了?再给我说一次你听到了啥?」我:「没没没,我啥都没听到,不过你男友家卖猪肉的喔?」小秀:「不是,干嘛这样问?」我:「我说我没听到任何叫声喔,不过老听到肉在撞来撞去的声音……」刚讲完这句,小秀已经一脚飞过来了,电梯刚好到我们住的楼层,我赶紧冲出去。不冲还好,一冲竟撞到阿肥,阿肥忘记带东西去打工又跑回来拿的,虽然我撞到的是阿肥的胸部,但是其实我蛮质疑撞到的是肚子,没办法,肉多就是这样……阿肥看到我跟小秀追打的这一幕,不知为何是满脸的不爽,又再度恶狠狠的瞪了小秀一眼,「哼」的一声进电梯。我跟小秀互看吐了吐舌头后,就开门进我们温暖的小公寓了。
  下学期是二月到六月底,当时才四月,但夏季的天空却似乎提早进到南台湾的世界。虽然我们住在八楼,外围没有任何建筑物档住,但因公寓设计的问题,只有我最早住进来选到的那间房间有着两面窗户通风,而小秀的房间当初抢输阿肥,所以只有一个小窗户,到夏天时的通风相当不良,所以四月后,小秀洗完澡就爱往我房间跑,带着一堆少女小说进来纳凉兼杀时间.
  不过每次来她一样要关上房间门,进我房间一样也要关上,因为我们发现,每当我跟小秀聊天或打闹,隔天阿肥她们那一群一定都会叽叽喳喳的讨论,虽然我很不想理阿肥这种无聊的行为,但是小秀很在意,所以我还是把门都关上以免阿肥看见。
  可是阿肥经常没看见小秀,但是又看到小秀机车摆楼下,而我也常关起房门所以阿肥已经开始怀疑小秀都躲在我房间不知干嘛,尤其她打工下班回来也十点了,但对大学生来说十点只等于傍晚而已,认定小秀不可能这么早睡,所以更加怀疑小秀窝在我房间。
  坦白讲我觉得阿肥的行为实在很无聊,就算在我房间又如何,我就算跟小秀怎样也不关她的事啊,后来有一天阿肥做了个无聊的决定,就是下了班之后直接待在客厅看电视吃东西,就这样一直搞到半夜两点她还不回房睡,小秀碍于怕被阿肥看到又跑到学校东讲西讲,一直不敢回她房间去睡觉。
  其实我能体会小秀的心情,若各位看倌有念过以女生为主的班级,你们就会知道女生的小团体跟舆论的力量有多可怕,可以讲到让一个人有想自杀的念头,所以那天,小秀只好待在我房间睡了。
  其实她在我房间我实在没有任何邪念,因为我是可以把朋友跟想上的对象分的很清的一个人,但是躺下后半小时,与小秀手臂上的接触,让我很快的想起这学期开学初的偷香事件,那种触感,那种心跳的感觉一瞬间涌上心头了。
  虽说当初刚轻碰到她的胸部时,我曾经盘算着下次我会怎样再摸到她,可是现在的我却是害怕会上瘾,到时无法自拔,所以在上半身有着理性的挣扎,但是下半身却出现生理反应的矛盾下,所以当下的我实在很痛苦。可是男人真的是很贱,除非是柳下惠再世,不然就是打算砍掉重练,否则,下半身的恶魔是必胜。
  因此我又开始使用当初的手法,利用盖被子把手放在胸口上,或故意假装翻身手放到她胸口上。可是人类的欲望是无穷的,只有这样的轻轻触碰已经不能再满足我了,其实另一方面是我的手没当初抖的厉害了,所以让我想更进一步。
  基本上手没那样怕的抖而想更进一步,这有点像杀人魔养成训练理论,各位有兴趣可以看一本书叫《上帝的黑名单》,里面以史上七大杀人魔为例,陈述与分析杀人魔的养成特点,其中一个特点得_得_撸,就是这些杀人魔一定会从虐杀小动物开始,等习惯那种感觉后才开始再杀更大点的动物,最后杀到人时已完全习惯了。
  所以我相信人类在性这方面的胃口会越来越大,相信也是有最小的动作开始作起,本来小时只会打手枪,但二十年后却出现在多P派对上,就如同混沌理论中提到的蝴蝶效应一般,一个微小事物的改变会出现无法预期的后果,但是必会经过非线性路径,让这件事越来越大。
  回到正题,此时我开始想着如何更进一步,其实这更进一步也没什么,只是我打算不只是轻抚,而是加大点力量去搓揉小秀坚挺的双乳。看倌们,这虽然对诸位来说是一小步,但在当时的时间与空间,却是偷香事件的一大步(By--阿姆斯壮)。


  我开始观察小秀的呼吸速度与声音,判断她是否已经熟睡。此外我开始做一些动作,例如推一下她看她有无反应,轻打一下她的额头(恶作剧写个王?),结果从深远带点呼声的呼吸反应,以及各种行动她都没有反应判断,我相信她是进入了熟睡期。
  嗯,很好,非常好,此时我轻轻爬起身,把被子稍稍往下拉,我用蹲的蹲在她旁边,不过不是九十度,而是以四十五度蹲在她旁边,因为怕她翻身撞到我而清醒。在完全符合人因工程提到的人类最大动作范围,也就是手臂转一圈的距离内,我的手再度出现颤抖现象,轻轻的我把手放到她胸前两团肉上了。
  轻轻的深呼吸一口气,手开始以每三秒为一单位的施力,终于,我的手有种紧握小秀双乳的感觉了,接下来,重要的一关,就是开始搓揉。轻轻的,两手以同心圆的运动方式向内转,有点像在挤乳沟,就这样摸了摸,搓了搓,小老弟又开始出现快爆炸现象,可是小秀这时动了一下,我吓的赶紧收回双手。
  接下来,如我所预料,小秀开始翻身了,不过是翻向我这一面,得_得_撸我被这一动吓的屏住呼吸,除此之外,我是僵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就这样过了三分钟,小秀再度出现那深远又带点呼声的呼吸,我才确定她熟睡中。
  可是我也不太敢再搓揉下去了,怕被她迷糊醒来发现我的丑事。于是我又轻轻的躺在她旁边了,跟她的拒离不到十公分,又一次近距离观察了她,月光透过窗户打在她清秀的脸庞,看着她可爱的脸庞,瞬间让我从刚才的色鬼心态转变为想疼惜她的心态,就在这时,我已经我女友抛在脑后,一瞬间迷糊的感觉出现,几秒后当我回复意识时,我竟然发现我不由自主的轻轻吻了她……一种温暖的感觉,一种想抱抱的感觉,一种柔情的感觉,我轻轻的抚着小秀的发梢,轻吻她的额头,慢慢的进入了梦乡,直到隔天她再度用力跳起来叫我上课才再度清醒,可是那一夜的感觉真的很好……